当前位置:首页 > 生物研究 > 神经生物学 > 正文

Science:用交谈赶走心中的“恶魔”

Science:用交谈赶走心中的“恶魔”

心理疗法为根治精神分裂症敞开大门

当 Terry (化名)13 岁时,是一个孤独的非洲裔美国男孩,一直生活在底特律一个麻烦不断的家庭里。就在那时他第一次听到了这些声音,它们丑恶卑鄙,并告诉他,他的情况非常糟糕,没有人爱他。 Terry 存在自杀倾向,所以他想尽一切办法自杀:15 岁时,他吞下了 30 片安眠药。这些声音还要求他杀死自己的父亲,并告诉他怎么做:将老鼠药放到食物里。幸运的是,其他温和的声音阻止了他。

高中毕业后, Terry 在底特律开始了大学生活,但是时间不长,在这种声音的困扰下,他很快沉溺于海洛因。后来他的婚姻也以离婚告终。1980年,他搬到纽约,希望重新开始。他在甜甜圈店找到一份工作,但是这种声音和毒瘾并未消失。之后,他与另一个女性瘾君子结婚,但最终妻子抛弃了他和两个女儿。

精神病困扰

现在 Terry 已年过 60 ,身材高大结实,目前他情况好了很多。大约 14 年前,他的一位精神治疗师挽救了他的生命。 Terry 长女将他送到布鲁克林区纽约教会医院,心理学家 Jessica Arenella 接待了他。“我在那里6周。” Terry 说,“她会坐在我的床边,与我漫谈。”

4 年后,他再次入院,当时 Arenella 做为私人医生,建议 Terry 就医。在接下来的 10 年里,他接受了 Arenella 的精神治疗。那些声音没有完全消失,但 Arenella 教给他如何与它们一起生活,如何听从温和的声音,抵制不好的声音。“没有 Jessica ,我不可能做到。” Terry 说。

Terry 患有分裂情感障碍,即精神分裂症。通过利用“谈话”疗法治疗他的精神病, Arenella 和其他心理学家及精神病学家改变了数十年的趋势:抗精神病药物被认为是抗击该疾病的第一道防线。而 Arenella 等人认为,精神病治疗应结合患者症状,例如幻听、幻视和幻想等。

一系列临床试验证明,这些方法对幻觉和妄想等症状有温和但可测量的效果。其中一个名为认知行为治疗(CBT)的短期方法自 2002 年起被英国卫生局推荐用于各种精神分裂症治疗。而在一些斯堪的纳维亚国家,长期心理治疗已被视为标准治疗。

通常这些疗法与传统药物治疗相结合,但今年早些时候出版的研究显示, CBT 能在一些病例中取代抗精神病药物。“心理治疗很可能至少与药物一样有效,并且病人会更加偏爱它。”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精神病学家 Peter Tyrer 说。但英国赫特福德大学 Keith Laws 表示:“这些实验并不比同类疗法研究更具可信性。”

全世界大约有 1% 的人终身饱受精神分裂症或相关疾病的困扰。他们可能患有幻觉、妄想等“阳性”症状,以及情感退缩、注意力不集中等“阴性”症状。大部分精神分裂症专家赞同精神障碍的压力—脆弱模型:一些个人由于基因、童年创伤或环境因素等原因,其精神混乱比其他人更严重。在脆弱人群中,精神病发作经常由某种紧张事件触发,通常发生在少年晚期和成年早期。

压力和脆弱性

过去的心理学方法,例如精神分析,在治疗此类疾病方面效果有限。精神分析创始人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最终放弃使用该方法治疗精神病患者,尽管后来一些后弗洛伊德精神病医生继续使用精神分析法治疗患者,并取得零星成功。上世纪 50 年代出现抗精神病药物,这些药物能明显抑制最糟糕的精神病症状,精神疗法变得更加边缘化。

但抗精神病药物有严重副作用,研究显示,至少一半的患者拒绝或未能服用。此外,能引领新药物疗法的对精神分裂症及其他精神疾病基因的搜寻,也未能得出确凿的证据,仅发现了许多遗传变体,而每种变体带来的额外风险很低。“我们正试着修正一些东西,但我们不清楚什么是坏的。”美国纽约大学心理学家 Brian Koehler 说。

现在,心理治疗再次取得进步。大多数精神疗法的拥护者强调他们并不主张,精神分裂症单纯是一种非正常家庭背景引起的心理疾病。“我们正在寻找一个更微妙的精神病学形式,它不排斥生物学,但能把生物学置于人类经验领域,该领域由社会和文化决定。”爱尔兰班特里综合医院心理健康部门主管、精神病医生 Pat Bracken 说。

目前采用精神治疗法的医生使用两种主要方法治疗精神分裂症。第一种是心理动力学治疗,它起源于更早的精神分析技巧,但丢弃了弗洛伊德理论。该疗法集中于童年经验以及精神病症状无意识为患者提供有效机能的方式,例如,屏蔽难以忍受的痛苦思想和感情。

心理动力学治疗已经进行了数年,但是其有效性的科学依据仍然有限。“我们生活在基于证据的时代,我们无法避开它。”国际心理学和精神病社会疗法学会主席、精神病学家 Brian Martindale 说。

第二种方法是 CBT ,一种更短期更实用的疗法。患者接受一系列经设计的指导步骤,探索他们正在经历什么的不同解释。 CBT 被证明只需数月而非数年时间就对消极以及情绪紊乱有效,并且展示了更清晰的效力。

“幻觉中总存在少量真实。”英国纽卡斯尔大学 CBT 专家 Douglas Turkington 解释道。美国曼哈顿精神病中心心理学家 Ross Tappen 指出,如果妄想被认真对待,它们通常能被治疗。

Sandy 的 CBT

10 岁以来,隐形的“ John ”一直陪伴着 Sandy (化名),这让他很苦恼。晚上, John 常大声说话和唱歌,让 Sandy 彻夜难眠。有一次, John 让 Sandy 在考试卷上写错误答案, Sandy 听从了。生活在英国大曼彻斯特区的 Sandy 在18岁时,医生推荐他参加曼彻斯特精神病研究项目——曼彻斯特大学和当地心理健康服务部门的联合项目。在那里,他接受了心理学家 Paul Hutton 的治疗。

Sandy 相信 John 是真实存在的,并计划完全被他控制。 Sandy 拒绝吃药,但同意接受 CBT 治疗。 Hutton 发现, John 能让 Sandy 感到不那么孤独, John 也会在很多情况下对 Sandy 有所帮助。不过 John 的存在让 Sandy 觉得“不可思议”。

Hutton 鼓励 Sandy 不要试图推开 John ,而是让他自由地来去。 Sandy 还通过注意力训练检测 John 对他的控制程度如何。另外,每周 Sandy 都被要求评估 John 出现了多少次、时间多长等。

配合其他治疗步骤,这些数字在不断下降。4 周后, Sandy 同意完全摆脱 John 。11 周后,他这样做了,并且精神病发作似乎终止了。 Hutton 认为, Sandy 在 CBT 治疗中获得了值得肯定的成功,因为他很年轻,且幻觉“肯接受我们使用的方法”。但是, Hutton 还补充道,他经常看到对 CBT “十分戏剧性的回应”。

Science:用交谈赶走心中的“恶魔”

最近的 CBT 试验揭示,在某些病例中, CBT 可能替代抗精神病药物,而不仅仅作为辅助手段。在曼彻斯特和纽卡斯尔接受治疗的 74 位精神病患者参与了相关研究,他们拒绝服药,并被随机分成两组,一组接受平常治疗( TAU ),另一组接受 TAU 和 CBT 。18 个月后, CBT 组在精神病症状测试中得分较好,在配合安慰剂使用时, CBT 疗法与抗精神病药物同样有效。这意味着在某些情况下, CBT 能够取代药物。

英国华威大学心理学家 Max Birchwood 提到,这些研究“十分令人信服”。但也有研究人员对 CBT 持怀疑态度。西班牙巴塞罗那大学精神病学家 Peter McKenna 研究发现,过去利用 CBT 治疗精神分裂症的实验存在缺陷。无论如何, Arenella 等人表示,政府机构和保险公司应覆盖这些疗法,即使它们从长期来看比药物更昂贵。“它们值得尝试。” Bracken 说,“我有许多患者正从精神病中慢慢恢复,重新获得生活品质,并能独立生活。”

“我想飞去旧金山,也想再次结婚,或找一个女朋友。” Terry 说。

原文检索:

Michael Balter. Talking Back to Madness. Science 14 March 2014: 1190-1193. [DOI:10.1126/science.343.6176.1190]

阅读次数:  
更多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