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物研究 > 生态学 > 正文

Nature:冰河时代生物不止吃草

Nature:冰河时代生物不止吃草

在最后一个冰河时代,猛犸象和其他在北极圈一带觅食的生物不仅仅吃草,这是一项新研究得出的结论。先前的研究主要依靠识别古代沉积物中的花粉粒判断动物的食物来源。大多数生长在北极苔原和干草原的植被属于一种名为禾草类的植物。

禾草类植物包括稻科植物、芦苇属植物、莎草等。但是,当研究人员分析来自斯堪迪纳维亚半岛、西伯利亚、阿拉斯加、加拿大等地 21 个地点的 240 份永久冻土样本时,他们发现了来自不同植物(包括蛋白质丰富的非禾本草本植物)的 DNA 。研究人员还在标本中发现了线虫的 DNA ,这有助于推断当时该地区生长的植物类型。

研究人员利用放射性碳测定年代法测定样本,结合基因材料的数量和类型,他们得出这样的结论:在5万~2.5万年前,即在最后一个冰河时代的高峰期到来前,北极地区的植被主要由非禾本草本植物构成,这一结果刊登在近日的《自然》杂志上。

在冰河时代最寒冷的时期(约2.5万~1.5万年前),非禾本草本植物的数量显著下降,但其数量仍超过草的数量。在约1万年前,即冰河时代结束后,当时的北极地区回归至相对潮湿的环境,营养丰富的非禾本草本植物才在营养价值并不高的植物(诸如禾草类植物和灌木)面前“处于下风”。

研究人员指出,在冰河时代结束前,非禾本草本植物的“统治地位”或许有助于解释寒冷的苔原和干草原环境是如何供养成群的大型食草动物(诸如猛犸象、驯鹿、麝香牛)的。

原文检索:

Eske Willerslev, John Davison, Mari Moora, Martin Zobel, Eric Coissac, Mary E. Edwards, Eline D. Lorenzen, Mette Vestergård, Galina Gussarova, James Haile, Joseph Craine, Ludovic Gielly, Sanne Boessenkool, Laura S. Epp, Peter B. Pearman, Rachid Cheddadi, David Murray, Kari Anne Bråthen, Nigel Yoccoz, Heather Binney, Corinne Cruaud, Patrick Wincker, Tomasz Goslar, Inger Greve Alsos, Eva Bellemain, Anne Krag Brysting, Reidar Elven, Jørn Henrik Sønstebø, Julian Murton, Andrei Sher, Morten Rasmussen, Regin Rønn, Tobias Mourier, Alan Cooper, Jeremy Austin, Per Möller, Duane Froese, Grant Zazula, François Pompanon, Delphine Rioux, Vincent Niderkorn, Alexei Tikhonov, Grigoriy Savvinov, Richard G. Roberts, Ross D. E. MacPhee, M. Thomas P. Gilbert, Kurt H. Kjær, Ludovic Orlando, Christian Brochmann & Pierre Taberlet. Fifty thousand years of Arctic vegetation and megafaunal diet. Nature, 05 February 2014; doi:10.1038/nature12921

阅读次数:  
更多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