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物研究 > 生态学 > 正文

Nature:南极海洋保护区计划三度泡汤

Nature:南极海洋保护区计划三度泡汤

畅游在南极罗斯海(Ross Sea)的虎鲸

由于未能对极地环境保护工作的改善达成一致意见,南极地区的未来,乃至负责治理该地区的一家著名国际机构的前途都将遭遇危机。科学家在本月警告道。

南极海洋生物资源保护委员会(CCAMLR)第三次未能就由欧盟、美国和新西兰支持的一项在罗斯海(南太平洋深入南极洲的大海湾)125万平方公里的海域禁渔的提议达成协议。该计划原打算建立世界上最大的海洋保护区,一些研究人员表示,这里是极地区域最珍贵和最濒危的海域。

CCAMLR 是为确保《保护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公约》的实施而设立的,委员会的总部设在霍巴特市,所有批准加入公约的国家都是委员会的成员国。委员会的职责包括促进南海海洋生物资源和生态系统的广泛调查研究等。

南冰洋联盟所属的一些非政府组织纷纷谴责俄罗斯和乌克兰在 11 月 1 日于澳大利亚霍巴特市召开的相关会议上阻挠该协议的通过。

南冰洋联盟活动总监 Steve Campbell 表示,这一结果不可避免地增加了人们对于 CCAMLR 能够兑现其保护南极地区承诺的疑问。该委员会之前一直被社会各界所看好,并且有时被作为各国如何通力协作以避免耗尽一种重要自然资源的完美典范。然而,南极渔业的商业价值正在变得越来越高,而且这片极地荒野保护与开发利用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变得越来越明显。

Campbell 表示:“我们担心 CCAMLR 的使命。我们同时也担心 CCAMLR 的角色。”

该委员会由来自 24 个国家和欧盟的代表组成,一旦包括海洋保护区在内的相关协议得到通过,所有的成员国和地区则必须遵守该协议。在 2012 年于霍巴特市召开的一次会议上,有关罗斯海、南极洲东部和南极半岛 3 个保护区的提案均以失败告终。然而在今年 7 月召开的一次会议的预备会议上,一系列异乎寻常的举动使人们相信,至少有关罗斯海保护区的协议能够在稍晚的时候达成。

然而,今年 7 月,由于俄罗斯代表团对于推进保护区计划的阻挠,该协议再次未能通过。如今,历史再一次在霍巴特市重演——尽管今年所提议的罗斯海保护区的面积要小于之前所提议的保护区面积。

在由澳大利亚科学媒体中心发布的一份声明中,从事栖息在罗斯海的齿鱼研究的奥克兰大学研究人员 Clive Evans 表示:“ CCAMLR 未能就已经被‘淡化’的新西兰和美国关于罗斯海海洋保护区的提案达成协议,这无疑是政治小动作的一次胜利,更是打在新西兰、美国和 CCAMLR 参与各方脸颊上的一记响亮的耳光。”

然而 Campbell 依然对此持积极的态度,认为该协议在2014年召开的会议上仍有一次奋斗的机会,并表示 CCAMLR 依然在其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

“ CCAMLR 多少有点儿像一部月球探测器—— 一年就发射一次。” Campbell 说,“今年是又一次发射。没准儿明年我们就能到达那里。”

原文检索:

Daniel Cressey. Third time unlucky for Antarctic protection bid. Nature, 01 November 2013; doi:10.1038/nature.2013.14085

阅读次数:  
更多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