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物研究 > 免疫学 > 正文

人体淋巴循环的“阀门”可被调节

人体淋巴循环的“阀门”可被调节

就像水管一样,人体内的淋巴循环也需要使用“阀门”控制。美国一项新研究发现了与这种“阀门”形成有关的调节蛋白,这对了解以肢体肿大为主要特征的淋巴水肿具有重要意义。

这项成果发表在新一期美国《科学-信号》杂志上。论文第一作者、现就职于美国圣祖德儿童研究医院的刘晓蕾博士表示,人体内除了血液循环外,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循环——淋巴循环,它的功能是吸收组织间的水分、氨基酸、大蛋白以及肠道之间的脂肪,并将一些物质运回血液循环之中。淋巴系统分为毛细淋巴管和收集淋巴管,其中收集淋巴管存在“阀门”一样的瓣膜,保证淋巴液单向流动。

此次研究发现,一种名为VEGFR3的蛋白质会影响淋巴瓣膜的形成。在收集淋巴管的发育过程中,这种蛋白质在普通区域的含量较低,只在瓣膜区域保持高含量,从而促成瓣膜的发育。

刘晓蕾等人对小鼠的研究还发现,在去除淋巴内皮细胞内一种叫做epsin的蛋白后,蛋白质VEGFR3在淋巴管所有区域的剂量都增高,这会导致淋巴瓣膜的生成及功能出现异常。这一发现说明,可以通过调节上述蛋白质在淋巴细胞内的含量,来获取想要淋巴瓣膜在某处生成的条件。

她说:“淋巴循环,尤其瓣膜的生成及功能一直遭到忽视。直到近几年,研究发现水肿病人通常伴随着瓣膜受损,才逐渐认识到瓣膜对于淋巴运输的重要性。我们可以通过使用针对epsin的靶向药物,调整VEGFR3的含量,从而可能促进瓣膜的生成和淋巴循环功能的恢复。”

刘晓蕾还说,肿瘤细胞常先进入淋巴系统,然后转移到其他器官组织,因此了解淋巴瓣膜的形成机制可能也有助于开发控制肿瘤转移的药物。

原文检索:

Xiaolei Liu, Satish Pasula, Hoogeun Song, Kandice L. Tessneer, Yunzhou Dong, Scott Hahn,Tadayuki Yago, Megan L. Brophy, Baojun Chang, Xiaofeng Cai, Hao Wu, John McManus, Hirotake Ichise,Constantin Georgescu, Jonathan D. Wren, Courtney Griffin, Lijun Xia, R. Sathish Srinivasan,and Hong Chen. Temporal and spatial regulation of epsin abundance and VEGFR3 signaling are required for lymphatic valve formation and function. Sci. Signal., 14 October 2014; DOI: 10.1126/scisignal.2005413

阅读次数:  
更多 淋巴循环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