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物研究 > 微生物学 > 正文

安全还是自由 美病毒研究陷“两难”

安全还是自由 美病毒研究陷“两难”

一直以来,美国政府对高致病性流感病毒如甲流等功能获得性研究(GOF)中的病毒扩散担忧不已。上月中旬,美国政府公布了一条不同寻常的公告,要求“暂停”联邦政府资助的一些病毒研究项目。由于此次涉及到暂停的项目牵涉面较广,在科学界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叫停病毒研究惹争议

10月17日,联邦政府迈出了史无前例的一步:他们提出停止3类病毒的GOF研究。为了赢得足够的时间,让专家通过权衡这类研究工作的风险和收益来制定政府政策,联邦官员暂时停止向这类研究注入新的研究经费,并要求正在进行工作的研究人员主动暂停研究工作。

虽然微生物学领域的研究已如预期般“暂停”了数周,但是这一举动着实让一些研究人员讶异,因为它可能涉及到所有流行病株的研究。不仅是两类已被严格限制的鸟类菌株,还有两种冠状病毒:即2003年让亚洲陷入恐慌的非典(SARS)和目前中东地区从骆驼向人类蔓延的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

联邦经费的叫停影响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资助的约24个项目,但是主动暂停可能会让更多的研究项目刹车。

暂停还是继续?

事实上,争论早在3年前就已拉开了序幕。当时两个独立的研究小组表示,他们已经改变了H5N1型禽流感病毒株(这种病毒通常不在哺乳动物间传播),制造出能在雪貂间传播的禽流感病毒。许多科学家担心,如果新的实验室菌株被有意或无意的泄露,可能会引发一场致命的流行病。但支持者却认为此类研究将有助于公共健康研究人员探测即将发生的流感流行,并准备疫苗。

在研究人员同意主动暂停H5N1的功能获得性研究一年后,美国政府出台的新规定让这项研究工作又于去年重新恢复研究。但是随着新论文刊载出了危险的人类流感病毒已于最近几个月研制出来,科学家们对GOF研究的担忧又死灰复燃。

与此同时,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关于实验室意外事故的报告又加剧了对美国高度封闭实验室安全的质疑。

一个名为“坎布里奇工作小组(Cambridge Working Group)”的科学家小组在7月份的声明中呼吁,“潜在流行病病原体”研究应当被“削减”,直到其风险和收益完成评估。他们获得了近300人的签名支持。另一个支持实验的科学家团体则认为,GOF的研究是安全的,不过他们也要求召开会议来讨论该议题。

尘埃未定

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与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提出的资金中止,将使得“关于流感、MERS和SARS的功能获得性研究基金申请暂时停止”。政府还“鼓励”那些目前从事于该项研究工作(无论是否获得联邦经费资助)的研究人员停止研究。在不增加风险的前提下,可以继续对这些病原体的自然形式进行实验。

在暂停期间,联邦官员计划评估GOF实验的风险和收益,并制定支持新研究的相关政策。近期,在马里兰州举行的国家生物安全科学顾问委员会(NSABB)公开会议上已开始对此进行讨论。美国国家科学院联合会的国家研究委员会(NRC)和医学研究所(IOM)还要举行研讨会,讨论与议题相关的科学问题。稍后,他们会评查NSABB的建议,这些工作预计在6个月内完成。直到最后制定出合适的政策大约需一年时间,那时暂停也将结束——除非,该研究没有通过新的风险评估过程。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Yoshihiro Kawaoka和荷兰伊拉斯姆斯大学医学中心病毒学家Ron Fouchier领导了最初的H5N1研究,他们都表示愿意遵守该项规定。

美国爱荷华大学的冠状病毒研究者Stanley Perlman表示,他的实验室正在为生成一个新的MERS菌株努力,不过现在也不得不停止。他的目标是研发一种使小鼠生病的病毒,进而研发用小鼠模型测试MERS药物和疫苗。适应于小鼠的病毒通常对人体的致病性较弱。他希望“迫切需要保护公众健康”的研究政策能破例给予他从事研究的资格,Perlman表示:“我认为,它(政策)在抓一条注定抓不到的鱼。”

尽管究竟哪些研究将会受到影响尚无定论,但是那些认为GOF研究需要接受更多审查的人们正在拍手称赞。美国哈佛大学流行病学家Marc Lipsitch(坎布里奇工作小组的人员之一)表示,他“非常高兴”。波士顿大学微生物学家Paul Duprex(支持实验的科学家团体领导人之一)则表示,虽然他不赞成“全面禁止”,但早期主动暂停已有“先例可循”。他期待“确凿证据的出现”。

原文检索:

Jocelyn Kaiser. U.S. halts two dozen risky virus studies. Science, 24 October 2014; DOI:10.1126/science.346.6208.404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