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物研究 > 微生物学 > 正文

HIV病毒威力减弱传染性降低

HIV病毒威力减弱传染性降低

HIV病毒正在转化,不再像过去那么高致命和高传染。

英国牛津大学的研究小组认为,随着人体免疫系统对HIV病毒的适应,HIV病毒的威力“被冲淡”了。

研究报告指出,HIV感染后需要更长的时间引发艾滋病,而病毒本身出现的变化可能有助于对这一感染性病毒的控制。

有些病毒学家甚至认为,随着病毒不断演化,有朝一日甚至可能成为“无甚危害”。

目前全世界超过3500万人感染了HIV病毒,在他们体内,免疫系统和病毒之间展开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仗。

HIV病毒可谓伪装大师,迅速而且轻易地就发生异变,从而适应人体的免疫系统。

即便如此,常常会出现免疫系统特别好的人也感染HIV病毒的情况。

牛津大学的菲利普·高尔德(Philip Goulder)教授说,“如此一来,病毒就好像被夹在了铁板和石块之间,不是被压瘪,就是为生存而求变。一旦发生变化,也就会有所代价。”

这一“代价”就是复制繁殖能力降低,反过来使得病毒传染性降低,演变成艾滋病的时间更长。

研究人员对比了有很长HIV感染史的非洲博茨瓦纳和比其晚十年出HIV感染者的南非。

高尔德教授向BBC表示,“非常明显,我们可以看到博茨瓦纳的病毒繁殖能力比南非的低一成。这个发现令人兴奋。”

研究还发现,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也同样在迫使HIV病毒转弱。

高尔德教授举例说,20年前,艾滋病人只有10年时间,而现在在博茨瓦纳,病人存活年份增加到了12年半。“放在一个大背景下,变化实际上是相当迅速的。”

“我们可以想象说,随着时间的延伸,未来人们完全有可能带菌生活几十年。”

不过研究小组仍然警告说,“被冲淡”的HIV病毒仍然非常危险,仍然会引发艾滋病。

而其他的病毒专家一方面谨慎地指出,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HIV才可能演变成完全无害的病毒;另一方面,在短期可能有更多人能获得治疗,或者有治愈的方法问世。

原文检索:

Rebecca Payne, Maximilian Muenchhoff, Jaclyn Mann, Hannah E. Roberts, Philippa Matthews,Emily Adland, Allison Hempenstall, Kuan-Hsiang Huang, Mark Brockman, Zabrina Brumme,Marc Sinclair, Toshiyuki Miura, John Frater, Myron Essex, Roger Shapiro, Bruce D. Walker,Thumbi Ndung’u, Angela R. McLean, Jonathan M. Carlson, and Philip J. R. Goulder. Impact of HLA-driven HIV adaptation on virulence in populations of high HIV seroprevalence. PNAS, December 1, 2014; doi:10.1073/pnas.1413339111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