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物研究 > 生态学 > 正文

森林健康


森林在地球上扮演着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它们可促进生物多元性、调节碳循环及提供各种资源等。然而,在面对自然及人为环境改变时,森林健康正受到损害。《科学》杂志的一期特刊仔细观察了这些变化是如何影响全球森林的--从热带繁茂、多样的森林至北方原始、适应性强的寒带森林。

鉴于极端性环境与气候的变化,Susan Trumbore和同事指出,监测森林健康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尤其是考虑人类对这些生物群落的高度依赖;然而,许多与森林健康有关的组成因素所扮演的是错综复杂的角色,而且它们并不总是容易地得到辨认。例如,一场森林大火可能是由人类活动所引发,但火势的强度却反映了干旱的情况。Trumbore等得出结论,条分缕析各种森林健康指标并适当地在模型中考虑这些指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在第二篇《评论》中,Sylvie Gauthier等讨论了传统上适应力强的寒带森林,后者如今面临空前的变化速度和新的威胁——变暖的气温会令害虫的活动范围扩大,而较干的气候会导致大面积的森林覆盖变薄或丧失。作者们提出,可持续性的管理举措(如充分的木材供应规划)对保持寒带森林的生物多样性是必要的,因为寒带森林目前起着主要碳汇的作用。 在另一篇《评论》中,Constance MillarNathan Stephenson分析了日益普遍的持久干旱和气温增加的组合,该组合正在给某些温带森林施以超越其可持续生存门槛的压力。尽管树木已经承受了几千年的干旱期,但作者们指出,近来“更炎热”干旱发生率的增加正将树木的存活能力推向新的极端。森林火灾——尤其是“巨大规模火灾”——是一个重大问题,它可能引起当今温带森林的严重转变。作者们提出,提前辨识脆弱的森林及有效管理干预可舒缓向新的适应力更好的森林状态的过渡。

Simon Lewis和同事所进行的一项不同的研究就人类对热带森林的影响进行了观察,而热带森林通过水的蒸腾、云的形成以及大气环流而在调节全球气候中扮演着一个关键性的角色。大面积的森林采伐留下了碎片的热带森林区,破坏了种群动态并促使随之而来的物种衰减。作者们重点讲述了数个人类如何触发热带森林中物种灭绝的连带效应,尤其是当播散种子的物种受到影响时的示例。作者们说,这一热带森林的严重恶化还将继续,除非新的“无破坏开发”的途径能够建立。

最后,由Michael Wingfield等人所做的一项研究就人造林(鉴于它们的均质特性)对病原体及有害昆虫的特殊易感性进行了检查。全球化正在加剧这一问题,尽管存在某些保护这些森林的解决方法(尤其是通过基因工程),但作者们引述了在全球层面上的投资、能力和协调举措的匮乏是实施这些解决方案的障碍。

一系列的新闻报道文章将这些问题活生生地带到人们面前,它们凸显了目前困扰全球树木的森林健康问题。由Gabriel Popkins撰写的一篇文章讲述了北美东部铁杉的故事,这些树木已经大多被铁杉球蚜(Adelges tsugae)破坏成无叶的灰色枝干;如果任其发展,这种昆虫会杀死其所侵害的近乎每颗铁杉,但结合科学的强力举措已经让若干铁杉免遭这一厄运。另一篇由Tim Appenzeller撰写的文章对寒带森林的生物多样性是如何在巨大规模火灾后恢复(或无法恢复)的进行了观察,这种巨大规模火灾就像是在去年侵袭加拿大西部地区的那起火灾,而这类火灾已变得日益普遍。由Elizabeth Pennisi撰写的第三则新闻特写对著名森林生态学家Robin Chazdon进行了追踪报道;Chazdon花了数十年时间研究人造林与自然森林在恢复方面的差异;他目前专注于政策层面,尝试重塑我们着手造林的方法。

一则由Steven Struass等人撰写的寻找改善森林健康答案的《政策论坛》讨论了基因改良树木与缓慢的传统型种子杂交改良树木相比较时的裨益。作者们呼吁出台更好的监管方法,使得有关机构能够在既定的情况下用一种基因改良产品来快速推进实地研究或免除实地研究。由Ariel Lugo撰写的一篇社论指出,林业学家和生态学家必需与来自自然和社会科学的其他专业人士分享森林研究与保护的责任,以实现森林最佳健康的目标。

 

阅读次数:  
更多 森林"健康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