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物研究 > 神经生物学 > 正文

Lancet neurol:诊断阿滋海默病的脑脊液和血液生物标志物,meta分析

阿兹海默病(AD)的生物标志物对早期临床诊断和研究非常重要。有大量的研究评估了诊断AD的三种主要的脑脊液生物标志物(Aβ42,T-tau,andP-tau),文献中也逐渐出现一些其他的生物标志物。然而,没有关于这些生物标志物诊断表现的综合的荟萃分析。我们系统性回归了文献中脑脊液和血液中的15种生物标志物,评估在AD中变化最大的一些标志物。

我们回顾了1984年1月1日到2014年6月30日PubMed和科学网络上的关于反应神经退行性变(T-tau,NFL,NSE,VLP-1,andHFABP),APP代谢(Aβ42,Aβ40,Aβ38,sAPPα,andsAPPβ),神经纤维缠结病理(P-tau),血脑屏障功能(蛋白比值),星形胶质细胞活化(YKL-40,MCP-1,GFAP)的脑脊液和血液生物标志物。数据来源横断面研究以及有临床随访的纵向研究的基线测量。排除没有包含AD队列和对照组的试验,以及没有因AD导致轻度认知功能障碍和稳定的轻度认知功能障碍队列。

由10位作者提取数据,2位作者检查以保证准确性。使用调整的QUADAS标准来评估实验数据质量。生物标志物的表现通过AD病人和对照组中生物标志物浓度的比值(倍数变化)衡量,或者由AD导致的轻度认知功能障碍与那些稳定性认知功能障碍在至少2年的随访时间后未出现进一步的认知功能下降的比值来衡量。

在PubMed中识别了4521条记录,科学网站识别了624条记录,分析中共231篇文章包含了15699个AD患者和13018个对照组人员。表现良好的主要的生物标志物以区别阿兹海默病与对照组的是CSFT-tau(平均比值2·54,95%CI2·44–2·64,p<0·0001),P-tau(1·88,1·79–1·97,p<0·0001),和Aβ42(0·56,0·55–0·58,p<0·0001)。由AD导致的轻度认知功能障碍与稳定性认知功能障碍患者中的差异也很大,(平均比值CSF0·67Aβ42,P-tau 1·72fo,T-tau 1·76)。除此之外,CSF NFL (2·35, 1·90–2·91, p<0·0001) 和血清 T-tau (1·95, 1·12–3·38, p=0·02)在区别AD与对照组有大效应, CSF NSE, VLP-1, HFABP,和 YKL-40有中度效应(平均比值 1·28–1·47)。其他评估的生物标志物只有很小的效应或在对照组与患者样本中根本没有区别。

神经退行性变的主要生生物标志物 (T-tau, P-tau, and Aβ42) ,CSF NFL, 和血清T-tau与阿兹海默病有强相关,与由阿兹海默病导致的轻度认知功能障碍有很强的关系。新出现的脑脊液生物标志物  NSE, VLP-1, HFABP, 和YKL-40与阿兹海默病有中度相关, 血清Aβ42 和Aβ40 与AD无关。由于它们的稳定性,脑脊液中 T-tau, P-tau, Aβ42, 和NFL 应该推荐用于阿滋海默病的临床实践和临床研究中。

参阅文献:

Dr Bob Olsson, Ronald Lautner, MD, Ulf Andreasson,et al,CSF and blood biomarkers for the diagnosis of Alzheimer's diseas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lancet neurology,Published Online: 08 April 2016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