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物研究 > 神经生物学 > 正文

神经影像学这几种“坑”,你掉进去过几个?

导读:在阅读神经影像学检查结果时,识别出异常并不难,但准确地得出结论不太容易。成像伪影、正常变异或对疾病过程的误解均可能导致判断错误。来看看下面的这几个病例,你都能做出正确诊断吗?


对于新手而言,许多正常变异可能都会被误解为病理改变。


相邻结构的异常表现可能会引起诊断上的问题。例如床突上段与颈内动脉相毗邻,前床突气腔造成的信号空白可能会与颈内动脉瘤相混淆,相反,相应位置的动脉瘤也可能与前床突气腔混淆。此外,如果阅片者对无害的正常变异并不了解,可能也会引起焦虑。


例1



图:冠状位T1WI(A)和周围T2WI(B)显示右侧中脑部位出现的大型血管周围间隙。


瘤样血管周围间隙——这种多房样囊性外观可能十分引人注目。血管周围间隙扩大可能会发生在脑干,主要在基底神经节附近和皮层下实质中。


蛛网膜颗粒扩大是另一种潜在的缺陷,可能导致在数字或MR静脉造影时硬脑膜窦的缺损。通过观察形态可以将其与血栓区别开来,血栓不会导致局灶性或球状的缺损,而是在受影响的静脉窦内节段性的血流缺乏。这种解剖变异也可发生在颅底。


例2



图A:颈椎矢状位T2WI梯度回波图像显示高信号影延伸至斜坡的缺损处。

图B:矢状位CT图像显示斜坡中线界限清楚的缺损,与咽部淋巴组织相毗邻。


颅底蛛网膜颗粒——表现为斜坡内的中线处边界清晰的骨缺损,其内充满淋巴组织。只要斜坡后壁完好,这种变异可以被视为正常。


成像伪影可能导致假阳性结果的产生。通过选择合适的序列,许多伪影可以避免。为了识别这种伪影,对于MRI成像基础有一定的了解是有必要的。


例3



图A:轴位FLAIR像显示额叶腹侧蛛网膜下腔内信号增高,可能被误解为蛛网膜下腔出血。

图B:同一序列的下一个层面显示了蛛网膜下腔异常信号的来源。


铁磁伪影——本例由于患者口腔内的置入物导致出现铁磁伪影,从而使磁场不均匀,FLAIR序列上液体抑制失败。


参阅文献:


Blake A. Johnson. Avoiding Diagnostic Pitfalls in Neuroimaging. Appl Radiol. 2016;45(3):24-29.


内容源:http://news.medlive.cn/neuro/info-progress/show-113080_100.html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