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物研究 > 神经生物学 > 正文

Neurology:很多生物标志物都无法提示帕金森病进展

通过对30种早期帕金森病(PD)标志物测试进行的纵向检测发现,仅10种标志物随疾病进展有显著改变。

主要研究者Brit Mollenhauer(德国卡塞尔Paracelsus-Elena-Klinik)及其研究小组在Neurology杂志上表示:“事实上,在24个月的观察期间,我们发现不到33%的标志物有显著改变,强调有必要寻找可靠的疾病进展标志物。”

“通过限制某些标志物的潜在应用,这些结果可直接影响PD临床研究,而且长时间后最终会改变PD患者的临床护理。”

研究入组123例最近诊断为PD的患者和106例年龄匹配的神经系统方面健康的对照者,利用10种标志物评估其非运动症状、抑郁、睡眠和影像结果。

结果显示,PD患者正常衰老相关症状显著恶化,由统一帕金森病评定量表(UPDRS)和帕金森病自主神经症状量表(Scopa-AUT)评估。睡眠症状也非常糟糕,由Epworth睡眠量表评估,此外,大脑皮质灰质和海马体基于体素的形态测量学也日趋严峻。

标志物显示,PD患者较健康者在非运动症状严重量表(NMSS)和Beck抑郁问卷和Montgomery–Åsberg抑郁评定量表方面有相对改善。

在一篇相关社论中,K Ray Chaudhuri(英国伦敦国王学院)说道,这与许多研究结果一致,显示有些非运动症状,包括抑郁,是由多巴胺机制诱导的。

“因此,随访期间启动多巴胺能治疗可能会改善非运动症状量表(NMSS)和抑郁量表得分,尤其是NMSS对改变很敏感。”他解释称。

没有显示PD患者有显著和具体进展的20项测试包括认知评估和脑脊髓标志物之前提出作为PD生物标志物的评估,包括总α-突触核蛋白、淀粉样蛋白β 1–42、磷酸化tau蛋白和神经丝轻链蛋白。

Chaudhuri表示:“这些数据对PD早期病理生理学提供了可能的见解,并提示我们改变PD症状表达的概念。这项研究的纵向数据还支持PD生物标志物的一系列改变,而不是某种测试。这反映了PD多性肽、多地起源的病理学,并支持努力改善PD诊断标准。”

参阅文献:

Mollenhauer B, Zimmermann J, Sixel-Döring F, Focke NK, Wicke T, Ebentheuer J, Schaumburg M, Lang E, Trautmann E, Zetterberg H, Taylor P, Friede T, Trenkwalder C; DeNoPa Study Group. Monitoring of 30 marker candidates in early Parkinson disease as progression markers. Neurology. 2016 May 6. pii: 10.1212/WNL.0000000000002651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