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物研究 > 神经生物学 > 正文

游戏揭示大脑是如何决策的

任何玩过竞技游戏的人都会知道自己的动作会受到对手动作的影响。打比方,棒球掷球手认为击球手准备好接一个快球的时候自己会出其不意掷一个曲线球。现在,瑞士的研究人员已经确定了这些快速计算涉及到的大脑部分—我们的“思想理论”得以实现的地方。

科学家门用功能核磁共振成像 (fMRI) 和简单策略游戏发现,当人们试图揣测另一个人的信仰和接下来可能的行为时,右侧颞叶结,即 rTPJ(位于头部背面和右侧)会变得相当活跃。rTPJ 连接大脑的两个区域:一个区域使我们可以想象别人的精神状态,另一个区域管理者我们的价值观,以及处理外来信息的重要性。

苏黎世大学博士研究生以及研究负责人 Christopher Hill 说道“这一项发现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深入研究心理疾病患者的患病原因,有些自闭症患者就有这样的问题”。

Hill 接着说道“rTPJ 帮助我们实时更新自己的想法,并反馈给我们另一个人可能会想什么,接下来可能会做什么。例如,当 A 想要对 B 所做的某件事做出回应,A 首先会思考 B 会采取什么行动来应对”。

实验小组使用简单的心理策略游戏“工作 / 推卸”来测试这一想法。该游戏共有两名玩家—一位经理,一位员工。员工必须决定是否上工,经理决定是否检查工作。如果经理决定不检查工作,但是员工工作了,那么经理获得 100 分,员工 0 分。但是,如果经理选择不检查工作同时员工没有上班(没有完成),则员工获得 50 分(因为他们躲避了通知),经理为 0 分。如果经理决定检查工作,而同时员工也在工作,那么员工获得 50 分,经理 0 分。如果经理检查工作了但是员工没有上班,则在员工获得 0 分的同时经理获得 25 分。

经过几次的重复试验之后,如果玩家能够准确猜测对手下一步怎么选自己就可以使自己的积分最大化—经理不去检查工作,因为他猜测员工正在上班的想法是正确的;同样员工在经理会来检查的时候上班,不来检查的时候翘班,而经理会试图抓住那些不上班的员工。

实验之中 Hill 和他的同事将使用 fMRI 成像扫描和另一种被称为颅磁刺激 (TMS) 的技术。他们把 120 名参与实验的人分为两组,参与者们成对工作。其中一组,研究人员使用 TMS 扫描扮演员工的玩家大脑,TMS 可以诱导一部分脑电流暂时破坏特定大脑区域的功能。而对照组则仅使用 fMRI,不使用 TMS。

结果表明,受到 TMS 刺激的参与者们很难预测对手的下一步举动,这说明 rTPJ 在预判过程中很重要。

此外,fMRI 扫描显示,随着人们玩游戏并且开始计算自己该如何击败对手时,rTPJ 会变得异常活跃。从扫描结果中研究人员可以看到大脑的活动增加,因为此时人们在试图弄明白另外一人在想什么。

Hill 说道:“当我们在寻找破坏的大小和人们给的压力之间的联系时,我们就会有这样的神经反应。当 rTPJ 与大脑中管理我们对某物的价值评判区域之间的联系受到越多的损害时,我们就越加不会用信念去击败对手。”

苏黎世大学神经经济学教授 Christian Ruff 和 Hill 都砸死监督这项研究,他们承认实验数据有些“嘈杂”。例如,有些人非常擅长这样的策略游戏(剪刀石头布是另一个例子),而有些人不是,所以研究人员试图确保他们选择的参与者都具备有相似的能力。未来,研究人员希望与更多的人进行更为广泛的研究,来确认研究结果。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