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物研究 > 生化与分子生物学 > 正文

过敏猖獗!科学家终于揪出了背后的细胞元凶!

鼻子痒、打喷嚏、流鼻涕,日夜不安,喘息不定……吃不得海鲜、牛羊肉等美味,一吃就恶心、呕吐、腹痛、腹泻,皮肤出现红疹、疱疹、瘙痒……所有这些都很可能是因为过敏。鱼虾、花粉、花生、尘螨、霉菌、酒精……很多看似平平常常的物品,在过敏者眼中却成了洪水猛兽,避之唯恐不及。从身体反应机制来说,体质过敏者往往会把这些东西(过敏原)视为潜在威胁展开攻击,导致过激反应。据世界变态反应组织(WAO)统计,近 30 年间,过敏性疾病的发生率至少增加了 3 倍,目前全球总患病率已达 22%。预计在 20 年后,工业化国家一半的人口或患上过敏性疾病。

不少人都对花粉过敏。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人们已经知晓,引发过敏反应的元凶其实是一些辅助 T 细胞——TH2 细胞。不过,TH2 细胞并不都是“坏人”,某些 TH2 细胞负责保卫机体免遭病原体(如细菌和寄生虫)侵入,在人类对抗疾病的斗争中立下了汗马功劳。这样一来,问题就有点棘手了,在 TH2 细胞中,究竟有哪些是引发过敏反应的不良分子呢?

美国贝纳罗亚研究所(Benaroya Research Institute)等机构的研究人员试图解开这个谜团,经过不懈的努力,他们终于找到了一组与过敏反应相关的特殊免疫细胞。这些细胞可以被当做生物标志,用于评估过敏疗法的有效性,有朝一日或成为抗过敏新型药物的靶点。这项最新研究成果发表在了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上。

“破天荒头一遭,我们找到了一种方法,能够将卷入过敏的‘坏细胞’与同感染做斗争的‘好细胞’区分开来。”本项研究的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 Erik Wambre 博士兴奋地说道。

Erik Wambre 博士。图片来源:Benaroya Research Institute

那么,研究人员究竟是怎么分清敌友的呢?

在研究中,Wambre 团队使用了一种分子探针,能够将对花粉、花生和其他过敏原产生反应的 TH2 细胞与其他免疫细胞分离开来。接下来,研究人员分别对 34 名非过敏者及 80 名过敏者的 TH2 细胞表面所表达的蛋白质进行了分析。在所找到的一共 150 多种蛋白质中,研究人员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迹象。相对于非过敏者,过敏者有 5 种蛋白质表现得颇不一样:两种蛋白质表达水平较低,三种蛋白质表达水平较高。

研究人员将这类表面蛋白质表达得有点异常的细胞称为 TH2A 细胞(属于记忆 TH2 细胞)。Wambre 表示,对于过敏者来说,其体内有大量 TH2A 细胞,但对非过敏者来说,则不存在此种现象。

与其他 TH2 细胞相比,TH2A 细胞表面表达蛋白质和所释放的分子均存在一定差异。图片来源:Sci. Transl. Med.

为了检验 TH2A 细胞是否可以充当生物标志,研究人员找来了一些对花生过敏的患者,这些患者此刻正在接受脱敏疗法。研究人员想了解的是,随着脱敏的进行,这些人的 TH2A 细胞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检验结果让研究人员兴奋不已,他们果真在 TH2A 细胞与过敏之间找到了一定的联系——随着患者对花生的过敏性降低,TH2A 细胞的数量也会相应地下降。

麻省总医院的小儿过敏与免疫专家 Wayne G. Shreffler 认为,如果能够找出患者身上 TH2A 细胞的数量变化,将有助于医护人员和研究者确定所采取的疗法是否对患者有效。

得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儿科学副教授 J. Andrew Bird 则看得更远,他认为这些发现“有望提供全新的药物靶点,彻底改变应对过敏性疾病的方式”。Wambre 亦指出,目前研究团队已经找出了几个只适用于 TH2A 细胞的生化通道,“如果以这些通道为靶标研制新型药物,或许就能够消灭这些不良细胞。”

http://stm.sciencemag.org/content/9/401/eaam9171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