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物研究 > 微生物学 > 正文

饮食改变,微生物群也随之改变

一项新的研究披露,坦桑尼亚的一群狩猎采集者的肠道微生物群组成会随着他们食物的季节性变化而改变。此外,他们的肠道微生物组的成分也与那些吃西方饮食者大相径庭。

哈扎人是非洲剩下的以狩猎采集方式生活的最后一批人,坚持这种传统生活方式的人已经不到 200 人。他们的饮食因季节而异:在潮湿的雨节,他们会更经常地觅食浆果和吃蜂蜜;他们在干旱季节的狩猎则最为成功。为更好地了解饮食与微生物组之间的关系模式,Samuel Smits 和同事在不同的季节收集了来自 188 个哈扎人的 350 个粪便样本及饮食数据。数据显示,在干旱季节结束至潮湿季节开始之间的这段时间,他们粪便中 70% 的拟杆菌类消失了,但这些细菌中的主体会在较后的时间点重新出现。作者在哈扎人的粪便中总共发现了 4 个科的尤其会随季节而变的细菌。

接着,该研究组将哈扎人的肠道微生物组与 16 个国家的 18 个人群的微生物组进行了比较。他们发现,在工业化地区的人群的肠道微生物组是由拟杆菌占主导的,它们在微生物组中的平均占比达 21%,而被分析的吃传统食物人群的该比例为 0.8%;同样地,在哈扎人和其他进食传统食物人群中的 2 种普遍存在的细菌则在进食非传统食物的人群中罕见或完全无法检测到。哈扎人还比进食西方饮食的人有更多的用于加工植物碳水化合物的酶。

最后,作者报告称,美国人群的肠道微生物群要比哈扎人的微生物群展现出大幅增多的对抗生素有抵抗力的基因。Shyamal Peddada 在相关的《视角》中对这些发现进行了讨论。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