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交叉学科 >> 生物与药学
百泰生物技术总监奥西托:说到做到
  长城友谊奖获得者



  奥希托



  Ojito  Eduardo



  百泰生物药业有限公司



  生产技术总监



  国籍:古巴



  尽管来中国之前,奥西托·爱德华多Ojito  Eduardo曾经透过各种途径了解过中国,但是出机场后,映入眼帘栉次比鳞的高楼大厦和纵横交错的高速公路,还是让他有些目不暇接。“很多东西知道是一回事,但是真正经历时,还是感受到一个非常大的冲击。”时隔近四年,奥西托对中国留给他的第一印象还是历历在目,说起来还是充满着激情。



  作为代表古巴与中国开展生物技术领域合作的专家,这是奥西托第一次来到中国、来到北京。



  加班



  位于北京亦庄开发区的百泰生物药业有限公司(下称百泰生物)初看上去和大多数医药合资企业毫无二致——平淡、其貌不扬。但就是在这个看似寻常的地方,却正在发生着一些不平常的事情。



  这里有着颇为显赫背景——它是中国与古巴在生物技术领域水平最高、投资规模最大的合作项目,为胡锦涛、江泽民以及古巴菲德尔  卡斯特罗、劳尔·卡斯特罗等两国领导人的高度重视。2004年胡锦涛主席访问古巴期间,曾经签署了《中古生物技术合作框架协议》,而其中百泰生物是该协议中重要的项目之一。



  在国内它又有着绝对的“江湖地位”——治疗癌症的单克隆抗体药物正是诞生于此。它能像用枪瞄准目标一样,选择肿瘤细胞的靶点进行攻击,而不会伤害到周围的正常细胞。目前,全球研发单抗药物的企业不过几百家,成功面市的产品更是寥寥无几。庞大的资金需求,以及经年累月的研究,使得大多数医药公司在这一领域望而却步,而百泰生物的产品“泰欣生”则是中国第一款成功面市的单抗药物。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古巴是一个旅游业、制糖业和雪茄制造业发达的岛国,只有少数业内人才了解古巴的生物技术产品也是该国的支柱产业之一,是该国出口收益的主要“发动机”之一,也是合资项目的“催化剂”。据统计,古巴在生物技术领域已取得500多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海外专利。而百泰生物这家中古合资的公司,虽然进一步的研发工作,包括各种癌种的临床研究,以及药品的生产都是在中国进行,但最初的研发工作是在古巴完成的。



  2006年9月,百泰生物的合作方古巴生物医学领域权威机构——古古分子免疫中心(CIM)的12名专家来到了中国,他们主要负责百泰生物产品生产和质量方面的把控。



  “那是一段很有意思的经历,”奥西托就是那12位专家中的一个。他说:“2006年,实际上是百泰生物从早期的研发转型为一个真正医药企业的时候,各种封闭的生产设备刚从欧洲运过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和厂家一起安装、调试设备,把生产线建立起来。”



  奥西托回忆说,这并不是件容易的工作,“到2008年初时,在将近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们这几个人同中国专家一道几乎天天在加班,即使是春节时期,我们也在工作。”



  这个肤色黝黑、声音洪亮的古巴人,在中国生活了四年半,将大部分时间投身于工作,他掰着手指告诉记者,在中国,他去过“河南、天津、上海、大连,几乎都在北京。

 

分享按钮
评论: 
验证码:  
  [Ctrl+Enter]
相关文章
格陵兰岛发现世界上最早DNA样本
寡核苷配体研发震动了全球化学界
杰能科:占中国酶制剂(纺织)市场三分之一
真核生物核糖体蛋白基因的转录调控
分子马达的仿生组装研究取得新进展
基因研究新发现有望破解“能源与人争粮”难题
美研究人员发现“偷”基因的生物
酶使生物反应从23亿年缩至几毫秒
寻找酒精代谢的中国基因
中国科学家编撰完成世界首部植物染色体图谱
摘要
长城友谊奖获得者  奥希托  OjitoEduardo  百泰生物药业有限公司  生产技术总监  国籍:古巴  尽管来中国之前,奥西托·爱德华多OjitoEduardo曾经透过各种途径了解过中国,但是出机场后,映入眼帘栉次比鳞的高楼大厦和纵横交错的高速公路,还是让他有些目不暇接。“很多东西知道是一回事,但是真正经历时,还是感受到一个非常大的冲击。”时隔近四年,奥西托对中国留给他的第一印象还是历历在目,说起来还是充满着激情...
关键字
古巴 生物 中国
 
 
最新推荐文章


近期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