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关注 > 政策基金 > 正文

2006~2012年自然科学基金委生命科学部及医学部面上项目资助情况分析

2006~2012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生命科学部及医学部面上项目资助情况分析

本文对 2006~2012 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生命科学部及医学部面上项目资助情况进行整体分析,包括自然科学基金委对生命科学部及医学部的总投入经费情况,生命科学部及医学部面上项目每年增长情况,在此基础上分析了生命科学部及医学部各学科获资助动态,以期为生命科学及医学方面的科研项目申请者了解生命科学部及医学部的面上项目整体资助态势,并把握各学科领域(或资助方向)申请项目的难易程度提供参考。

1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对生命科学部面上项目的经费总投入概况

生命科学部获得的经费占总经费(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对各部投入的经费总额)的比例基本是固定的,但因 2010 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将对医学内容的资助从生命科学部独立出来并成立医学部,因而对生命科学部获得的经费分两个阶段——2006~2009 年和 2010~2012 年来分析。

2006~2009年,生命科学部获得的经费占总经费的比例维持在 35%,2010~ 2012年,维持在 16%。2010~2012年,新成立的医学科学部获得的经费约占总经费的 22%(意味着医学部的总投入高于生命科学部)。如将 2010~2012年两个部门资助内容合计来看,比率在 38%,比此前的 35%略有增加。因而总得来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对生命科学及医学的基础研究越来越重视。

2 生命科学部面上项目资助概况

2006~2012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生命科学部及医学部面上项目资助情况分析

图 1 2006~2012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生命科学部获得资助的面上项目数及每年平均每个面上项目获得的资助额比较

2006~2012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生命科学部获得资助的面上项目整体呈现上升趋势(图 1;分两个阶段看趋势)。虽然在 2010年出现大的下滑,正如上文所述,是因为医学资助内容从生命科学部划分出去造成。而 2006~2012年,平均每个项目获得的资助额呈现逐年增长趋势,特别是在 2010年后,增长幅度较大。

由此可见,项目数不断增加,单项经费增加,每年总投入额必然增加,这与上文生命科学部的总投入不断增加相吻合。

3 生命科学部各学科领域面上项目资助概况

3.1 2006~2012年生命科学部各学科领域平均每项项目所获资助额概况

2006~2012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生命科学部及医学部面上项目资助情况分析

图2 2006~2009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生命科学部各学科领域面上项目每年平均每项获得的资助额概况

注:因2009年生命科学部将“遗传学、发育生物学与细胞生物学”整合成一个资助领域, 而在2006~2008年“遗传学”和“发育生物学与细胞生物学”是分开资助的,为便于统计, 将前三年这两个学科领域的统计数据合并成一个值进行统计。另外,因2009年将“生物医学 工程”与“生物物理”分开,且将“生物物理”合并到“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领域进行 统计,而前三年“生物医学工程与生物物理”是作为一个学科领域进行统计。本文为便于统 计,将前三年“生物物理与医学工程”、“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这两个学科领域的数据合 并成一项进行统计。这种整合之后,对图2的影响甚微,而对下文图4将产生影响,即两个学 科领域合并导致“饼块”面积增大,约一倍左右。

2006~2012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生命科学部及医学部面上项目资助情况分析

图3 2010~2012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生命科学部各学科领域面上项目平均每项获得的资助额概况

结合图2和图3可知,每个学科的面上项目平均每项经费变动趋势与生命科 学部的变动趋势一致,2006~2009 年每年每个学科平均每项获得的资助额仅小 幅增加,2010~2012 年每年每个学科平均每项获得的资助额逐年增长,幅度较 大,这一趋势与生命科学部的相一致。而比较同一年,各学科的平均项目经费可 知,各学科几乎均等分配,这也意味着每个学科的项目经费额也基本等于生命科 学部的平均项目经费额,同时也说明生命科学部各学科领域的单项经费额基本相 当。因而判断项目申请的难易程度,更多依赖于每个学科的批准项目数和获批率 (获批率=获得资助的项目数/申请的项目数×100%)。

3.2 生命科学部各学科领域面上项目获批量及获批率概况

(1)2006~2009年的获批量及获批率

2006~2012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生命科学部及医学部面上项目资助情况分析

图4 从获资助的项目数来看2006~2009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生命科学部各学科领域的获批概况

由图4可知,农学、生理学与病理学、临床医学基础一和临床医学基础二这 四个领域项目获批较多,动物学、生态学、林学三个领域项目获批较少。结合获 批率来看(表1),农学不仅获批项目的数量多,获批率也较高,这意味着这一 学科领域申请项目的难度相对较低;生理学与病理学、临床医学基础一和临床医 学基础二的获批率低于平均获批率,意味着这三个领域虽然资助的项目较多,但 申请难度相对较高。而动物学、生态学、林学这三个领域虽然获批项目少,获批 率却较高(特别是动物学),意味着这三个领域项目申请难度相对低。

表1 2006~2009年生命科学部部分学科领域面上项目的获批率

生命科学部面上项目的获批率 2006年 2007年 2008年 2009年
年平均获批率 15.33% 15.12% 16.18% 15.92%
农学 17.27% 17.30% 19.50% 20.35%
生理学与病理学 13.37% 12.90% 14.83% 13.97%
临床医学基础一 11.71% 11.12% 12.47% 9.91%
临床医学基础二 11.52% 11.18% 11.40% 11.39%
林学 17.87% 18.29% 22.28% 21.04%
生态学 21.51% 19.08% 19.08% 21.06%
动物学 23.57% 24.79% 24.55% 27.45%

(2)2010~2012年的获批量及获批率

图5 从获资助的项目数来看2010~2012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生命科学部各学科领域的资助概况

由图5可知,2010~2012年,植物保护学、园艺学与植物营养学,畜牧学 与草地科学、兽医学、水产学,食品科学、农学基础与作物学这三类领域获批项 目较多,然而获批率在生命科学部是偏低的,特别是食品科学、农学基础与作物 学(表2),意味着这类项目申请难度较大。虽然动物学,生理学与整合生物学, 神经、认知与心理学面上项目申请后获得资助的项目较少,但这三个学科领域的 项目获批率在生命科学部而言是偏高的,特别动物学,是生命科学部最高的,这 意味着动物学面上项目的申请难度相对较低。

表2 2010~2012年生命科学部部分学科领域面上项目的获批率

生命科学部面上项目的获批率 2010年 2011年 2012年
年平均获批率 22.72% 20.89% 20.44%
动物学 26.72% 26.41% 26.86%
神经、认知与心理学 24.46% 21.58% 21.64%
生理学与整合生物学 22.76% 21.49% 23.32%
植物保护学、园艺学与植物营养学 21.55% 20.13% 18.89%
畜牧学与草地科学、兽医学、水产学 20.61% 19.32% 18.55%
食品科学、农学基础与作物学 20.32% 17.09% 16.81%

4 医学部的面上项目资助分析

4.1 2010~2012年医学部的面上项目资助概况

图6 2010~2012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医学部获得资助的面上项目及每年平均每个面上项目获得的资助额

由图6可知,从2010~2012年,医学部的面上项目无论是获批数量还是平 均每个项目的资助额呈上升趋势。

虽然医学部总投入高于生命科学部,但生命科学部项目数少,获批率高(图 1),且平均每个项目的资助额高。可见医学部项目申请难度高于生命科学部。

4.2 2010~2012年医学部下属八处的面上项目资助概况

(1)各处平均每项项目所获资助额概况

图7 2010~2012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医学部各处面上项目平均每项获得的资助额概况

由图7可知,每年各处平均每项项目获得资助额基本相同,且额度基本等于 医学部每年的平均项目资助额度。这一情况与生命科学部的类似。同样医学部这 三年各处的平均每项资助额变化趋势与医学部的平均每项项目资助额变化趋势 类似,逐年增加,且幅度较大。因而要比较各处项目申请的难易程度仍需分析获 批项目数和获批率。

(2)医学部各处面上项目获批量及获批率概况

表3 2010~2012年医学部部分处面上项目的获批率

医学科学部申请的面上项目的获批率 2010年 2011年 2012年
年平均获批率 16.67% 16.90% 16.89%
医学科学六处 20.49% 21.76% 22.01%
医学科学七处 16.61% 18.43% 18.96%
医学科学五处 17.57% 17.00% 16.31%
医学科学八处 16.26% 16.03% 14.78%

图8 从获资助的面上项目数来看2010~2012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医学部八处获批项目数概况

注:医学一处至八处资助的具体内容参见链接

由图8和表3可知,医学八处(以突出中医药优势、发展中医药学理论为宗 旨,主要资助中医学、中药学和中西医结合学领域的基础研究)虽然获得资助的 项目较多,但是资助率偏低,意味着这类项目申请难度相对较难。医学七处(主 要资助药物学和药理学领域的基础研究)和医学六处(主要资助预防医学、地方 病学/职业病学、放射医学、医学免疫学、法医学领域的基础研究)获得资助的 项目较少,但是获批率偏高,意味着这类项目申请难度相对较易。而医学科学五 处主要资助肿瘤学,此类项目获得的资助数量最多,资助率也较高,对科研项目 申请者而言有更多的机会。

5 总结

对2006~2012年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生命科学部及医学部的资助情况进行 分析发现,虽然生命科学部所获资助占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对各部总投入的比例 基本固定,因自然科学基金的投入每年在增加,因而生命科学部和医学部每年投 入的经费在不断增加,特别在2010年后,体现在生命科学部及医学部获得资助 的项目在增多的同时,每个项目获得的资助额也在大幅增加。由此可见自然科学 基金委员会对生命科学和医学基础研究的重视。

横向比较2010~2012年生命科学部和医学部的资助情况,可见生命科学部 获得的总投入少于医学部的总投入。不过由于生命科学部资助的项目少于医学 部,生命科学部的项目单项资助额高于医学部,且生命科学部的年平均获批率比 医学部的高。这对科研项目申请者而言,意味着生命科学部的项目申请难度相对 低,且项目的“含金量”高。

从生命科学部面上项目资助的各学科情况来看,在医学资助内容没有分开之 前,农学项目申请难度较小。而动物学虽然受资助项目少,但因获批率高,项目 申请难度也较小。生理学与病理学,临床医学基础一和临床医学基础二(这四方 面是与医学相关的学科)申请难度大,这与2010~2012年生命科学部的项目申 请难度低于医学部的结论也是相吻合的。在医学资助内容分开后,获资助项目数 多的学科领域,例如食品科学、农学基础与作物学项目获批率低,申请项目难度 较大;而动物学申请难度依然偏低。

从医学部各处的面上项目资助情况来看,医学七处和医学六处申请难度较 低;与中医有关的医学八处虽然获资助项目多,但申请难度大;而与肿瘤有关的 医学五处,对科研项目申请者而言申请难度较低。

本文作者: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信息中心(生命科学研究快报网游文娟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