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关注 > 产业观察 > 正文

Nature:为药品价格分层制度敲警钟

Nature :为药品价格分层制度敲警钟

该计划有可能提高中等收入国家的医疗健康成本。

日前,全球医疗卫生领域热心人士及研究者们正在反对一项提案,提案将允许制药公司提高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必需药品的售价。

5月13日,由220个非政府组织(NGO)组成的联合会共同谴责一项提案,该提案由全球对抗艾滋病、结核病及疟疾基金会(Global Fund to Fight AIDS, Tuberculosis and Malaria)发布,旨在推动药品的分层定价(tiered pricing)计划,据此,制药公司可以在不同国家实行差异巨大的药品价格。这个计划最初在21世纪初期曾经被采用,用于削减在一些极度贫困国家治疗艾滋病、结核、疟疾的药品价格。经济学家称,如果允许生产更为廉价的仿制药,人们就不需要去花更多的钱购买药品了(图:降低药价)。

Nature:为药品价格分层制度敲警钟

目前的争议主要集中于几个中等收入国家,比如印度、中国、南非和巴西,这些国家的经济日益繁荣,但同时也居住着占全世界很大比例的患者——其中很多都是穷人。当这些国家努力普及医疗服务的同时,他们需要面对日益增高的药品及疫苗的价格。然而由于这些国家经济的发展,又让他们面临着失去以低收入国家身份所拥有的药品优惠价格的风险。

“这些国家可谓是腹背受敌,”来自坐落于瑞士日内瓦的无国界医生组织(Access Campaign of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的政策与分析主管Rohit Malpani这样描述这些国家的境遇。

同样位于日内瓦的全球基金会(Global Fund),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国际医疗卫生项目的支持者,正致力于团结各方国际力量来解决中等收入国家所面临的问题;曾经有关于公平进入提议的计划(EAI)提到过全球建立分层价格体系作为一种解决方案。根据基金会的文件,对EAI表示有兴趣的组织包括位于日内瓦的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联盟;世界银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以及国际药品采购机制(UNITAID),这是隶属于由世界卫生组织的专门为贫困国家商议药品价格的组织。

全球基金会公关负责人Seth Faison表示,该组织旨在让贫穷国家更多的人能买得起药。“我们拥有同一个目标,那就是:让人们用尽可能低的价格买到药品。”

有批评家指出,根据基金会的这个计划,制药公司的药品最终定价有可能让这些国家最富有的人才买得起。他们举出了索非布韦(sofosbuvir)的例子,这是由吉利德(Gilead Sciences)公司研制出的治疗丙肝的突破性药物,吉利德公司位于美国加州福斯特城(Foster City)。在诸如埃及、莫桑比克、肯尼亚、缅甸等低中收入国家,索非布韦每一个疗程的售价是900美金。这与在美国84,000美金每疗程的售价相比,无疑是超低折扣价了。当然,在美国,可以由保险公司承担一部分治疗费用。但是即便这样,这个价格还是比莫桑比克的人均GDP要高,与肯尼亚人均GDP持平,是埃及人均GDP的三分之一。

Brook Baker是卫生全球获取项目(Health Global Access Project)的高级政策分析师,这一项目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位于纽约城。他表示,在贫富悬殊的中等收入国家,制药公司通过把药品卖给富人比卖给占人口总数90%的穷人要赚钱得多。

全球基金会提案的最后版本的内容又有了些变化:5月15号,发布给基金委员会的版本中把分层定价说成是一个“错误”。然而,对于提高药品价格问题的解决方法中,还是把“按照经济实力对国家进行划分”排在第一位——也就是说仍然有可能根据国家的经济实力对药品进行最后定价。中等收入国家还是会面临大部分老百姓买不起药的问题。

这也给了包括Suerie Moon在内的全世界卫生健康领域的研究者一个提醒,她指出,我们已经有了十年经验证实这一点,那就是分层定价最终导致更高的药价。Suerie Moon任职于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Harvard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有研究发现,美国总统救助艾滋紧急计划(US President’s Emergency Plan for AIDS Relief)——全世界目前最大的单个国家参与的医疗救助项目,在2005年至2008年间,因购买HIV仿制药来代替那些价格分层药物,节省了多达3.23亿美金(C. B. Holmes et al. J. Am. Med. Assoc. 304,313–320; 2010)。

Moon同时对EAI所带来的远期影响也表示担忧。目前,制药公司和国家或其他购买者通过协商制定最后药价,一旦出台全球标准化的价格体系,将迫使很多国家不得不用更高的价格购买药品。

“如果用了过去十年,各方的努力还是无法寻求到一个最佳的合理解决方法,这本身也许就值得思考。”Moon这样总结道。

原文检索:

Erika Check Hayden. Activists sound alarm on tiered drug prices. Nature, 20 May 2014; doi:10.1038/509412a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