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关注 > 产业观察 > 正文

首个 TSLP 抗体显示哮喘疗效

【新闻事件】:今天阿斯列康和合作伙伴安进宣布他们 TSLP 抗体 tezepelumab (又名 AMG 157, MEDI9929) 在一个二期临床显示疗效。这个叫做 PATHWAY 的二期临床招募 383 名严重哮喘患者,在标准疗法背景上使用 3 个剂量的 tezepelumab 与安慰剂比较,结果三个剂量组分别比安慰剂降低 61%, 71%, 66% 的哮喘恶化率。这个结果也发表在今天的 NEJM 上。这是第一个显示可靠疗效的 TSLP 抗体,据估计 AZN 可能依此数据申请加速审批,如果一切顺利这个产品可能成为 50 亿美元的超重磅药物。

【药源解析】:哮喘是个常见大众病,全球有三亿多患者。哮喘病人呼吸道收缩过于频繁和敏感,但多数哮喘可以通过舒张平滑肌的 beta 受体激动剂和抗炎皮质激素控制。也有相当患者必须长期使用标准疗法才能控制,称为难治性哮喘。还有约 10% 患者即使长期用标准疗法也无法控制,属于严重哮喘。这类病人虽然不多但是占哮喘医药开支的 60%,和 COPD 等其它严重呼吸道疾病加起来是美国第三大死亡因素,仅低于心血管和肿瘤。

炎症是哮喘病理的主要组成部分,所以抗炎一直是哮喘和 COPD 的一个重要研发方向,但进展比较缓慢。TSLP 早期认为是个生长因子,现在认为是上皮细胞在受到刺激后分泌的信号物质,以诱发 Th2 免疫反应。到现在 tezepelumab 的准确机理似乎也不大清楚,据说也可以控制 Th2 以外的哮喘因素。这将有别于正在不同临床阶段的诸多 IL4、IL5、IL13、IL4 抗体如 dupilumab、benralizumab、mepolizumab 等。

哮喘和 COPD 是 AZN 的传统强项。这个领域新靶点不多,加上原来药物依从性较差,老药新剂型是前两年的主要手段。最近多个抗体药物在晚期临床试验显示疗效,主要是针对 Th2 细胞介导的免疫反应。葛兰素是呼吸领域的另一个主要参与者,前一阵新 CEO 把呼吸和 HIV 作为葛兰素的未来支柱产业,Tezepelumab 如果上市对葛兰素可能是个威胁。今天 NEJM 的编者按说 tezepelumab 是最广普、最有前景的严重哮喘药物。但这个试验虽然效果较为显著但剂量关系并不明显,有点令人担心。

TSLP 在众多抗炎哮喘靶点中并不突出,动物模型数据也不一致,所以 AZN 和安进有胆量把这个产品推入临床还是值得点赞的。这令我想起另一个哮喘药物色甘酸钠。是发现药物的科学家自己拿自己做模型找到了那个药物,色甘酸钠上市后在当时的动物模型上并无效果。这一方面说明动物模型和人体疾病可能完全不同,另一方面也说明早期数据不好看可能是常态,如同含有钻石的粗矿石。很多时候数据高度一致可能是确认偏误(confirmation bias)。一旦有个主流假说大家都希望添砖加瓦,令支持这个假说数据越来越多,形成思想泡沫。这个泡沫不仅早晚有一天会破裂,还稀释了本来可以用于真正优质靶点的资源。如果我们放弃对原生态钻石不切实际的期望值,或许能减少在玻璃珠上浪费宝贵资源。

阅读次数:  
更多 TSLP抗体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