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肾脏 > 正文

侯凡凡:临床学研究的意义重大为肾脏病患者找一条出路

刚刚早晨8点,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肾内科二楼,侯凡凡步履轻盈的身影就出现在肾内科。身材高挑、头绾发髻,一副洁白的珍珠耳钉,63岁的侯凡凡院士脸上带着恬淡的微笑,就像一阵和风。

从部队卫生兵,到军医大学员;从任职南方医院,到留学哈佛;从发表国际顶尖论文,到当选中科院院士,侯凡凡的人生充满“传奇”色彩。在世界肾病研究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在临床工作中成为医患和谐关系楷模,侯凡凡是广东唯一的女院士、国家973项目首席科学家、广东省肾脏病研究所所长、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肾内科主任,为我国肾脏病防治事业作出了贡献。

在我国,目前每年用于透析治疗的费用已超过96亿,若所有尿毒症患者均能接受透析治疗,其耗费将超过国家卫生总支出的50%。一旦得了尿毒症,很多患者没有机会或能力负担透析或肾移植的治疗。而侯凡凡在“肾素—血管紧张素系统(RAS)阻滞剂对晚期慢性肾脏病(CKD)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课题的临床研究,使晚期慢性肾脏病发展至肾功能衰竭的风险降低了43%,使患者进入透析的时间延缓一倍。

这是一项意义十分重大的研究,发表在国际顶尖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这不仅是中国学者在该杂志发表论著文章零的突破,更改变了国际医学界的一个传统认知,改变了千万慢性肾病患者的命运。

在做这项研究之前,侯凡凡先做了一个小样本的研究,发现使用RAS阻滞剂对非糖尿病的部分4期CKD患者是有效的。但若想推广这样的想法或者进一步去证实这样一个结论,必须做一个更加严格的临床研究。

临床研究一做就是7年,整个研究战线拉得很长,做得很细也很苦。回想这个事情,侯凡凡觉得有些遗憾:若当时有足够的经费和精力,能够扩大研究样本量,就可以看到二级研究终点,可能观察到RAS阻滞剂对晚期CKD患者的心血管保护作用。

长期坚持临床学研究,侯凡凡认为中国人的疾病特点与欧美国家有差别,疾病的治疗也肯定不一样,即便是采用欧美研制的药,没有中国人自己的研究数据也是十分危险的。“我国肾脏病学领域目前还没有自己的指南,不是因为中国的肾脏病专家没有经验,而是因为针对中国患者的研究资料还是太少了。”

在侯凡凡看来,临床学研究的意义十分重大,“一定要发展中国自己的临床学研究。”

今年,由侯凡凡院士牵头,依托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组建的“国家慢性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成立了。这让侯凡凡十分开心:“讲了很多年,今年终于实现了!这对推动国家的医疗发展很有意义,有了这个平台,医疗科研工作者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