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放射影像 > 正文

全球首例4D超声与X光双引导左心耳封堵术

同济大学附属第十医院心内科不久前曾开展华东地区首例采用国产耗材的左心耳封堵术,帮助房颤患者有效预防脑侵袭。今天,十院心内科在此基础上又取得重大突破,在全球范围内率先将4D超声技术应用于左心耳微创封堵术的影像引导。术中采用超声与X光影像双引导,不仅使手术区域成像更为清晰、逼真,进一步提高了手术操作的安全性,更比传统的X光单引导减少了近50%的电离辐射剂量,患者机体所承受的损伤显著降低。


67岁患者频繁房颤,脑梗随时可能发生

        

第一个“吃螃蟹”的患者陈老先生今年67岁,从五年前开始频繁感到胸闷心慌,最终确诊为房颤。房颤这个名称虽然人们耳熟能详,但对其危害性公众的认识却普遍不足。房颤发作时,新房的正常收缩消失,代之以不规则的纤颤,泵血功能基本消失。尽管如此,由于心室的泵血功能依然正常,故而患者不会有性命之虞,但房颤易导致心房中的血液发生淤滞,严重时甚至诱发血栓。血栓随血液循环流遍全身,一旦梗阻在脑血管中就会导致脑梗。因此,患者老陈随时面临脑梗的风险。

        

为避免出现脑血管意外,陈老先生两年前在国内一家大型心血管疾病诊疗中心接受了房颤导管消融术。当时的疗效很好,可惜好景不长,仅仅过了一年时间房颤再次出现,他不得不第二次接受导管消融术,然而这次却疗效甚微。不得已,他只能选择服用抗凝药华法林来预防脑梗的发生。然而恼人的情况接连出现——他又遭遇了药物过敏,想靠服药来预防脑梗看来没戏了。通过左心耳封堵术彻底封闭血栓的诞生地——左心耳,是他唯一的选择。

        

传统手术成像方式,患者承受较多辐射

        

左心耳是左心房前外侧的一块盲端区域,由于左心房内的血压本就较低,因此“耳”内的血流十分平缓。一旦发生房颤,整个心房完全丧失正常的收缩功能,左心耳内的血流就比正常情况更为平缓,甚至趋于瘀滞。通过微创介入手术将封堵伞安放在左心耳与左心房的连接处,就像筑起了一道大坝将左心耳与外界彻底隔绝。

        

然而要想在不开胸的情况下,安全、精准地将封堵伞送到左心耳的部位,必然需要精确的医学影像的引导。为实现这一目的,传统方法是采用X光引导。但是,这一的方法的弊端也很明显——其一,X光是一种电离辐射,尽管一次手术的辐射剂量在安全范围内,但依然会对机体造成一定程度的损伤;其二,X光形成的是平面的2D影像,医生操作时需要有相当的空间想象能力和丰富的经验,如此才能避免各类意外情况的发生。

        

X光超声双重成像,给医生4D电影效果

        

近年来,陆续发展出了CARTO、ENSITE等3D医学成像系统,可以在电脑上重建出手术目标器官(如心脏)的结构模型,从而虚拟出一个近似于“直视”条件的手术环境。然而,前述的两种3D成像系统,所构建的器官结构模型都是静态的。而众所周知,心脏无时不刻不在跳动中,以静态的3D图像来引导手术,必然存在一定的风险。而十院此番采用的4D超声技术,它不同于普通的2D超声,它所显示的图像结构一出来就是立体的,这就是3D图像。以此为基础,再加上时间的维度,实时显示心脏的跳动,就构成了4D图像。这就相当于给心内科医生安装了一双“透视眼”,可以在微创或无创条件下,透过体表的组织,完全实时地“看到”需要手术的部位。因而4D超声能最大程度地保证手术的准确性与安全性。不仅如此,由于采用了X光和超声的双重引导,比单纯使用X光可显著减少电离辐射剂量,进一步提升了患者的安全性。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