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血液 > 正文

JCO:白血病疗法汇总(三)——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APL)

最近,发表在JCO杂志的一篇文章总结了自1964年以来各类白血病的治疗进展和治疗方法。下面为大家介绍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APL)的治疗方法总结。


资讯详情JCO:白血病疗法汇总(一)——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ALL

                          JCO:白血病疗法汇总(二)——急性髓系白血病(AML


在20世纪80年代之前,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APL)是急性髓系白血病(AML)的一种亚型,而且预后较差,主要是由于APL相关凝血障碍诱导治疗时的出血性死亡。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Breitman等人发现全反式视黄酸(ATRA)对体外HL-60细胞和病人衍生APL细胞的诱导分化程度不同,表明ATRA对APL有治疗潜力。1988年发表的一篇标志性文章报道了8名经治疗的和16名重新治疗的APL患者通过口服ATRA达到100%的完全缓解率。1993年,Fenaux等人报道了首次对比ATRA疗法和标准柔红霉素阿糖胞苷巩固化疗法治疗新诊断为APL的患者的多通道试验。由于ATRA的优势,这项实验很快就停止了,患者完全缓解率达91%,迅速解决了凝血障碍而没有造成骨髓发育不全。


全反式视黄酸(ATRA)


始于1991年的一项团体研究中,以前未经治疗的成人和儿童APL患者被随机分配到柔红霉素和阿糖胞苷的标准诱导治疗组和单独使用ATRA治疗组治疗,直到发生完全缓解。患者经任一疗法获得完全缓解后,再给予2个疗程的巩固化疗,最后一个疗程的巩固化疗之后依然处于缓解期的患者,随机分配到ATRA维持治疗组治疗1年,或分配到观察组。尽管每组诱导疗法的完全缓解率为72%,但是评估诱导治疗组的患者3年的总生存率为50%,ATRA化疗组为71%,而且持续治疗也较有益。更长时间的随访证明,患者经化疗后分配到观察组的5年无病生存率为16%,而分配到ATRA持续诱导治疗组的无病生存率为74%。在儿童APL患者中,可以看到类似的结果:接受ATRA持续诱导治疗的5年无病生存率为48%,而没有接受ATRA持续诱导治疗的为0%。获得5年以上持续完全缓解的APL患者可能治愈。经研究,ATRA和去甲基柔红霉素联合治疗完全缓解率大于90%,长期无事件生存率大于60%。


二氧化砷(ATO)


多个研究者发现,患者经ATRA治疗后复发,二氧化砷(ATO)——曾在中国传统医药中使用——在75%以上的患者中引起持续完全缓解。ATO和ATRA一样不会引起骨髓发育不全。在一项研究中,以前未治愈的患者经ATRA和柔红霉素诱导治疗之后进行单一疗程的以ATO为基础的巩固治疗,长期无病生存率可以达到90%。北美的一项团体研究,将新诊断为APL的儿童和成人随机分配接受阿糖胞苷,柔红霉素和ATRA治疗,之后进行柔红霉素加ATRA巩固治疗,或者接受相同疗法诱导之后再加2个疗程的ATO治疗。每组诱导治疗的患者完全缓解率都达到90%,但是接受ATO治疗的患者比未接受的患者无事件生存率高(3年,80%v 63%)。


ATRA 加 ATO


一项关于新诊断的有良好特性患者的多通道研究,测试是能否不经细胞毒性化疗而成功治愈APL患者。患者被随机分配接受ATRA加ATO诱导治疗,然后经ATRA加去甲基柔红霉素强化治疗,之后进行3个疗程的ATRA加化疗巩固治疗,或者接受化疗加ATRA持续治疗。每组诱导治疗的完全缓解率都超过95%,而2年的无事件生存率明显不同,分别为97%和86%,ATRA加ATO治疗的总生存率也较有利。


显而易见,AML患者管理的一个主要目标是临床复发之前在分子水平上检测最小残余疾病。理论上,根据消除残余疾病和预防临床复发的目标,新的疗法对以前在初期暴露复发迹象的患者不具有交叉抗性。复发的分子监测已经成为APL患者的常规检测,而且这个目标在ALL和AML的非APL亚型中已经有所进展。


编译自:The Leukemias: A Half-Century of Discovery.JCO.2014.9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