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肾脏 > 正文

慢性肾脏病干预的新靶点

文章作者:解放军总医院肾脏病科 蔡广研


慢性肾脏病(CKD)特别是透析人群常表现出皮肤萎缩、骨质疏松、动脉硬化、认知障碍等衰老表现。青年透析患者的死亡率与老年人相当。因此,CKD是典型的早老人群。


CKD肾组织学检测可见到细胞衰老表型。血管亦发生管壁增厚、硬化、顺应性下降等衰老表现,影响供血和供氧,促进肾小球硬化与肾间质纤维化,引起肾功能减退。血管老化也是CKD合并心血管并发症的重要病理基础。


CKD合并早老主要源于肾功能减退、体内代谢紊乱与尿毒症毒性物质累积诱发炎症、氧化应激,导致细胞过早衰老。衰老细胞放大局部炎症反应,促进细胞表型转化。间充质干细胞和内皮祖细胞衰老,功能受损,再生修复障碍导致肾脏损伤累积,引起肾脏疾病慢性化。


CKD与肾脏衰老存在一些共同的分子基础。例如,CKD及衰老时抗衰老基因Klotho表达均下降,Klotho既是调节CKD钙磷平衡的重要分子,分泌型klotho还能减轻衰老相关病变。


动物试验证实,延缓衰老的措施(包括适度热量限制、白藜芦醇或雷帕霉素等药物干预、基因修饰)通过抑制氧化应激反应、减轻DNA损伤、减缓端粒缩短速度等机制,对急慢性肾病有治疗作用。衰老与CKD具有复杂的因果关系,二者相互促进。从调控衰老的角度有望为干预CKD提供新的靶点,这对老龄化社会CKD防治具有重要意义。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