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呼吸 > 正文

Psychoneuroendocr:临床早期诊断COPD患者抑郁的简便方法:检测促炎性因子和皮质醇水平

在全球范围内,COPD是导致慢性发病率和死亡率的主要原因。在中国,超过4千万人患有COPD,每年的死亡率超过128万。抑郁在COPD患者中十分常见,其会加速疾病的恶化和增加治疗费用。研究发现,抑郁与HPA轴的功能紊乱和促炎性因子有关。而COPD是以系统性炎症反应为特征的疾病,患者的促炎性因子(如IL-1、IL-6和TNF-α)水平升高,而且这些炎性因子会激活HPA轴。然而,关于COPD患者的抑郁与促炎性因子、皮质醇(可以反映HPA轴的功能)之间的关系尚不清楚。

来自复旦大学的研究者纳入了4组研究对象:伴有抑郁的COPD患者(n=30),无抑郁的COPD患者(n=38),仅有抑郁的患者(n=25)及健康对照组(n=41)。

研究对象年龄为40~65岁,来自呼吸科、精神科及体检中心。测量了研究对象的抑郁水平,唾液皮质醇水平,痰液IL-1、IL-6及TNF-α水平。唾液皮质醇和痰液中的炎症因子能够反映HPA轴的功能和气道的炎症水平,而且评估方法是非侵入性的,较安全,便于多次测量。唾液的收集分别在同一天的6点、8点、16点、24点及次日6点,痰液的收集是在次日的同一时间(8点、16点、24点)和第三天的6点。

根据24小时内各时间点的皮质醇、IL-1、IL-6及TNF-α水平计算出昼夜变化曲线下面积(area under the diurnal variation curves,AUC),反映24小时总水平;并根据24小时内的变化计算出相对昼夜变化(relative diurnal variation,VAR);将两者带入相关分析和logistic回归分析。唾液皮质醇VAR=(8点皮质醇水平-24点皮质醇水平)/8点皮质醇水平。部分研究对象未收集到所有4个时间点的痰液,所以IL-1、IL-6及TNF-αVAR的计算是用VAR=(峰值-最低值)/峰值。此外,运用ROC曲线分析用皮质醇、IL-1、IL-6及TNF-α水平诊断抑郁的特异性和敏感性。

通过比较4组间皮质醇、IL-1、IL-6及TNF-α的AUC、VAR发现,同时患有抑郁和COPD的患者IL-1,TNF-α的AUC较大,唾液皮质醇VAR较小(P<0.001)。相关分析发现,IL-1和TNF-α的AUC与抑郁水平存在正相关性,唾液皮质醇VAR与抑郁水平存在负相关。而且在Logistic回归模型中,IL-1和TNF-α的AUC、唾液皮质醇VAR与抑郁具有独立相关性。ROC分析结果显示,TNF-α、IL-1及IL-6的AUC和唾液皮质醇VAR共同作为COPD患者抑郁诊断的生物标志效果较好,敏感性94.74%,特异性96.67%。



根据结果可知,COPD患者的抑郁与IL-1、TNF-α24小时总水平较高及唾液皮质醇昼夜节律较平缓有关。研究者提出“非侵入性的痰液和唾液中生物标志物检测可作为COPD患者抑郁早期诊断的一种简便的临床工具”。


参阅文献:

Yi-jie Du, Chang-jiang Yang, Bei Li, et al., Association of
pro-inflammatory cytokines, cortisol and depression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 Psychoneuroendocrinology, Volume 46, August
2014, Pages 141-152,

本文是原创编译整理,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原文链接。谢谢!


您还可以这样阅读,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