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感染 > 正文

Lancet:从西非埃博拉疫情中接受教训!

西非三国经历了严重的埃博拉疫情,遭遇了无法预知的考验,三国都将各自的反应策略落实到位。Anna Patherick对此次疫情的经验教训进行了总结。

过往的埃博拉在西非多次爆发说明了这里传染性疾病监测能力的缺乏。对病毒的确认并非在非洲进行,而是得到了法国方面的帮助。在当时,人们被病毒压垮。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三国出现了数千例死亡。

太晚!

控制疫情的机会转瞬即逝,因为当地社群和政府官员以及试图早期控制疫情的医疗卫生专家之间缺乏信任。无国界医生组织(MSF)雇佣人类学家以尝试获取疫情中心盖凯杜的信息。但是当地人隐藏新增病例并且不想提及过往病例。四月初,一名暴徒攻击了一个MSF医疗设施,因为他相信这些员工将疾病传播到马桑达。六月中旬,一则谣言传开。控制感染的团队穿着防护服喷洒氯,但当地人认为他们在喷洒致病的试剂。骚乱因此随之而来。最后,一支三千人的部队解救了医疗卫生人员。面对如此严重的疫情,联合国竟然未发布3级紧急预警。国际灾害应答机制也因为没有被触发。

为了下一次

对疫情的回顾性分析揭示了许多需要引起重视的教训。这些教训对预防、解救埃博拉疫情有着积极的意义。埃博拉并非是一种很难控制的疾病,只要迅速、彻底地使用可靠的抑制法。西非有着复杂的地区特征。医患比例为100000:2。许多因素促进了埃博拉传播。上世纪90年代的战争骚乱仍对医疗设施、道路系统有着影响。因为辍学,许多成年人仍不信任政策领导者。最重要的是,西非人口流动很大。

不同的方法

几内亚用来处理埃博拉疫情的方法不同于其他两个国家。因为战乱冲突,其他两国更习惯于和联合国以及外国人员合作。截止2014年底,只有一半的医疗中心处于运营状态。几内亚的新病例增长却高于以往。

与此相反,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都决定接受外国政府在疫情应答中担任实际的领导。英国和美国分别接手了两国的疫情防控。

国际响应

从此次疫情得到的首要教训并不是对新的响应措施的需求,而是有关人类资源和协调。国际间的援助应该在短时间内调动起来。

参阅文献

Petherick A.Ebola in west Africa: learning the lessons.Lancet.2015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