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血液 > 正文

霍奇金淋巴瘤幸存者的CVD风险增加

 

4月27日在线发表于《美国医学会杂志-内科学》的一项研究阐述了这一问题的扩展,研究者发现,来自荷兰的霍奇金淋巴瘤(HL)幸存者在随后40多年里的CVD风险是一般人群的4-6倍。这是至今为止对HL患者随访时间最长的研究;之前的研究随访时间为15-25年。

 

通讯作者Flora E. van Leeuwen博士对医景医学新闻说:“这一研究结果与大多数文献一致。但是,这是对成人HL患者进行长时间随访的首个研究,而且我们能够评估HL幸存者的长期蒽环霉素相关影响。”

 

Emily Tonorezos博士写到:“这项研究很重要,因为它为不适合常规心血管风险模型的癌症生存风险因素增加了可靠证据。”这项研究突出了一种患者群,这一患者群的心血管疾病自然病史开始被理解。

 

【荷兰患者群】

 

CVD风险研究纳入了来自五所荷兰大学医院的2524荷兰HL幸存者。患者在51岁之前(中位年龄27.3岁;范围3-50)被诊断为HL。患者从1965年-1995年接受治疗,诊断后生存5年。在2524名患者中,81.3%接受纵膈放疗,30.6%接受包含蒽环霉素的化疗法。

 

Leeuwen博士对医景医学新闻说:“对于我们研究数据的解释,必须意识到一点:研究中所有接受纵膈放疗的患者治疗使用的放疗技术现在已经过时了。但是,目前我们正致力于根据这些数据进行CVD放射剂量缓解关系的推导。这一曲线还可用于预测新入院患者接受小剂量治疗的风险。”

 

正如医景医学新闻之前报道的,尽管最近几年的放疗剂量减少,但是一些专家质疑是否所有霍奇金淋巴瘤患者在治疗中都需要放疗。

 

中位随访20.3年之后,荷兰研究组报道797(30.6%)名HL幸存者发生1713种心血管事件,其中410(51.4%)名患者发生两种或两种以上的不良反应。

 

最常见的不良反应为冠心病(CHD)——401名患者的首发反应——随后是374种心脏瓣膜病(VHD)和374种心力衰竭(HF)。

 

从HL治疗至发生CHD,VHD,HF事件的中位时间分别为18,24和19年。与一般人群相比,Leeuwen博士及其同事计算的HL幸存者发生CHD或HF的风险高3.2-6.8倍——平均每10,000人年多857种CV事件。在HL诊断后的40年,任意CVD的累积风险为49.5%,诊断时年龄较低的患者风险较高。

 

Leeuwen博士及其同事还检测了与CVD风险相关的治疗因素。接受纵膈放疗的患者和未接受放疗的患者40年的CVD累积发生率分别为54.6%和24.7%。接受蒽环霉素化疗法治疗的HL患者比未接受这一疗法的患者VHD和HF风险分别增加1.5倍和3.0倍。

 

【归纳CVD风险观察结果】

 

这些观察结果对HL幸存者度过改变治疗方案时间的实用性如何呢?她说,这一研究对新诊断HL患者和HL幸存者都有相关性。

 

对于当今治疗的患者,预计CHD,VHD和HF的放疗相关风险低于当前文章中描述的风险,因为放疗靶区较小,而放疗剂量并不低于从前。

 

尽管放疗技术已经得到显著改善,对心脏伤害较小,但是大量纵膈损伤患者仍需要接受放疗,这导致大量的附加心脏外露。

 

Leeuwen博士还强调,氨茴环霉素仍然是HL系统治疗的关键成分。对于HL幸存者,我们必须意识到CVD的风险随着时间会增加。因为随着老化,心脏的背景风险增加,这导致CVD的数量增加。

 

Leeuwen博士及其同事总结到:主治医生和患者应当意识到,心血管疾病风险持续增加贯穿患者的一生,而且我们研究的结果可能指导HL患者的随访。

 

对于当今治疗的患者,如果心脏为放疗靶区的一部分,那么CVD、VHD和HF的风险仍然会增加,有时这在纵膈肿瘤病例中是不可避免的。另外,氨茴环霉素的使用可能增加当今治疗患者的VHD和HF风险。

 

【HL幸存者的护理】

 

根据这一报告和之前报告的观察结果,需要鉴定并适当的管理可能有治疗迟发反应的HL幸存者。当患者发生CVD时,通常是内科医生初级护理;确实,当他们被认为已经治愈时,他们很少会在肿瘤科向他们的内科医生报告。

 

初级护理内科医生可能在护理儿童期患癌症的成人幸存者时不舒服,而且他们在附加筛查和监督这一患者群方面所需的知识有所欠缺。

 

他们还强调,肿瘤领域并未增加至满足需求,在肿瘤情况下持续护理对大多数幸存者是不可能的。

 

很明显,尽管癌症幸存者随访护理的最佳模型可能根据个体护理情况和地方资源有所不同,但是专家介入癌症护理和初级护理对解决癌症幸存者的综合需求是有益的。

 

关键问题是在合适的时间提供合适的护理。在这种情况下,增加初级护理内科医生挑战癌症幸存者的健康促进是必要的。

 

Leeuwen博士对医景医学新闻说:“我们正在荷兰为成人淋巴瘤幸存者设立生存诊所。通过国立指南对患者进行筛选。

 

她说,他们的移植物筛查指南还未被所有专业协会批准,但是指南会纳入CVD的一般风险因素筛查,还有通过超声心动图设定的高危组中VHD和HF的筛查。而且幸存者将会收到一些生活方式的建议。

 

Tonorezos和Overholser博士认为,癌症幸存者未来的良好护理需要建立这一患者群的循证最佳方法。

 

他们表示,目前需要大型、长期、前瞻性研究和随机临床试验来指导循证方法。同时,他们建议遇到临床医生的癌症幸存者应当主动询问与患者癌症诊断的相关问题——癌症类型,诊断年龄级患者是否需要接受胸部放疗和/或氨茴环霉素。我们的临床经验是,患者通常了解这些基础问题的答案,而且这些应答对鉴定危险期患者很有帮助。


编译自:Higher CVD Risks Reported for Hodgkin's Lymphoma Survivors.Medscape.2015.4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