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血液 > 正文

霍奇金淋巴瘤风险评估的进展


Connors医生写到:关于淋巴瘤数量(肿瘤负荷)的仔细评估,它的行为和特定机体相关因素(年龄,同时发生的全身感染和器官功能障碍,尤其是造血系统,心脏和肺)对于优化治疗预后是必要的。

 

患者相关风险因素包括年龄,性别,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感染和器官损伤。之前的获得性肺损伤通常与吸烟相关,可能需要在初始治疗中去除博来霉素。由于缺乏有益的客观筛查评估工具,决定去除博来霉素的时间更具有挑战性,而且必须根据临床迹象来确定去除时间。

 

Connors医生说:“我发现了一种有益的经验法则,用以研究当前呼吸储备快速缺失30%-40%的潜在影响。如果一名患者出现这种情况,根据当前活动水平和运动耐量,当前肺储量损伤肺功能中的吸收量,博来霉素是安全的,但是仍要小心,即使是计划化疗法也要小心。如果我认为这一损伤不能持久安全,至少在肺储量改善之前去除博来霉素。

 

潜在的心脏疾病可能影响氨茴环霉素的安全性。充血性心力衰竭病史或持续的心力储备损伤迹象,比如左心室射血分数少于50%,提示应当谨慎考虑阿霉素或阿霉素加纵膈放疗可能使潜在心肌炎恶化的风险。在这种情况下,患者的治疗评估中必须纳入心室功能的连续评估,并去除氨茴环霉素,用另一种化疗药物代替,比如依托泊苷。

 

年龄较高一直显示对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具有不良影响。考虑年龄时,年龄在很多方面仅仅是生理功能的代名词。忽视年龄可能将患者的风险放大,但是过度强调治疗不足可能有风险。

 

与评估特定器官功能一起,基于年龄调整治疗的合理和可行方法是,初始治疗用降低20%-30%剂量的骨髓抑制化疗药物,但是在随后的疗程中升高至全剂量,争取达到可达到的最大剂量,而不会在整体治疗中产生异常毒性。

 

随着干预的效果改善,疾病分期和其它临床因素的影响大大降低。精心设计的预后因素评分系统——比如国际预后因素评分系统——随着化疗法和研发的支持性护理的疗效增加,其准确性和价值大大降低。

 

现在鉴定了越来越多的特定生物标记,而且与风险相关。比如,霍奇金淋巴瘤R-S细胞表达的抗原表达增加可以在诊断时被评估,还可能预测不良预后。其它生物标志保证了靶向疗法的进一步改善,增加了疗效并降低了脱靶毒性。

 

成像功能应用的平行发展为评估治疗疗效带来了额外的可能性,实现了化疗法中风险的动态评估和治疗方案的快速调整。


编译自:Risk Assessment for Hodgkin Lymphoma Evolving and Promises Greater Precision and Specific Clinical Relevance. The ASCO Post. 2015.5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

今日推荐

SSI ļʱ
SSI ļ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