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血液 > 正文

治疗致命白血病的新方案


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ALL)通常发生于2-3岁。这种白血病有很多形式,根据白血病细胞遗传物质的某些变化而不同。一组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联合国际项目,这一项目由Jean-Pierre Bourquin发起,其结果是通过与知名专家Marie Laure Yaspo合作得出的。

 

TCF3和HLF是ALL亚型中的两个已知异常融合基因。基因序列的这种变化使得白血病对所有当前疗法耐药。科学家发现除了这两种异常融合基因,还有其它DNA区域也发生改变,而且关键基因的活性被修饰,因此决定了一个与白血病细胞相关的新程序。

 

基因的修饰控制高度特异血液防御细胞(所谓的B淋巴细胞)的发育,并促进其生长,这种现象在研究的白血病细胞中很明显。TCF3和HLF的致病融合和新鉴定基因改变之间的相互作用引发了先前未检测的白血病细胞改编程序,使其进入一种非常早期的、干细胞样发育阶段,这一现象在细胞外部不可见。Martin Stanulla强调,这种白血病可能被描述为一种“披着羊皮的狼”。这些关键结果可以通过读出肿瘤细胞中的信使分子合成来确定。

 

这一小组研发了一种人源化小鼠模型,使研究者得以在与人体非常类似的环境中探索白血病。Jean-Pierre Bourquin解释道,换言之,我们创造了一种模型来加速更多个体化治疗方案的发现。小鼠中生长的人白血病细胞保持关键基因的变化,因此,形成了在以患者为方向的模式中检测疗法新疗程的现实可能性。

 

前景药物的检测

 

在此基础上,苏黎世研究者检测了上百种新药。其中一些仍然在进行进一步临床研究,表现出非常良好的疗效。其中一种药物Venetoclax明确靶向BCL2蛋白(与细胞程序性死亡相关),而且已经用于其它癌症治疗。

 

在小鼠模型中,Venetoclax诱导这种疾病缓解,随后与常规化疗法联合治疗白血病,在后期试验中未发生这一疾病症状。Bourquin说,目前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检测这一研究结果应用于治疗的可能性。我们的结果仅仅显示,这一药物协同的巨大可能性,各学科间的研究方法涉及癌症研究的前沿技术可能性。


编译自:New treatment options for a fatal leukemia. MNT. 2015.7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