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血液 > 正文

白血病和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的分类和风险分层进展


在2015年ASCO年会上,三名研究者报道了白血病和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分类和风险分层的改进。第一项研究显示,白血病干细胞表型与急性髓系白血病(AML)的预后相关。第二项研究表明,活化杀伤细胞免疫球蛋白样受体(KIR)基因数量与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MDS)的发生相关,可能用于风险分层。第三项研究强调了包含遗传风险因素的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更新国际评分系统。

 

【AML的白血病干细胞】

 

三种不同的独特白血病干细胞亚型最近被鉴别为与特定细胞遗传学/分子风险因素、缓解和预后有关。这些白血病干细胞表型是基于CD34,CD38和乙醛脱氢酶(ALDH)的表达,如下:

 

● CD34阴性

 

● CD34阳性,CD38阴性,ALDH中度(最常见亚型)

 

● CD34阳性,CD38阴性,ALDH高

 

主要作者Jonathan Gerber博士说,在AML中,缓解并不等于治愈。当前的预后因素有限,而且得到检测结果需要一周的时间,不利于这种爆发性疾病。根据白血病干细胞表型对AML患者分类,可能不需要鉴定分子/细胞遗传学特征就可快速进行风险分层。

 

II期NCTG0143880试验是基于165名新诊断高危疾病或不利细胞遗传学AML患者中的98份可用组织样本。40%的患者未发生严重不良细胞遗传学。荧光原位杂交和/或聚合酶链式反应用于分析白血病特定异常的细胞群,而且白血病干细胞表型与特定细胞遗传学和分子风险因素相关。

 

高危细胞遗传学和/或FLT3/ITD突变在CD34阴性表型(4/22,18%)和ALDH-中度表型(17/43,35%)中不常见,但是可见于28/33名ALDH高的小组(P < 0.001)。NPM1突变与预后较好相关,发生于14名CD34阴性患者vs 6名ALDH中度患者和2名ALDH高患者(P < 0.001)。

 

根据白血病干细胞表型不同,预后不同。CD34阴性组的完全缓解率为86%;ALDH中度组和ALDH高组的完全缓解率分别为67%和45%。三组的中位无事件生存期分别为13个月,11.3个月和2.2个月。2年的无事件生存率分别为46%,26%和0%。

 

CD34阴性患者的总生存期未达到;ALDH中度组和ALDH高组的总生存期分别为18.7个月和2.2个月。

 

Gerber博士说,根据白血病干细胞表型进行风险分层可能及早转移高危患者至新型疗法和移植。这些患者经常规化疗法治疗效果不好。

 

完全缓解的患者中两种模式较明显:没有ALDH的正常情况和白血病干细胞、ALDH持续表达的微小残留疾病。微小残留疾病的存在可预测预后;6/7名微小残留疾病患者复发。无微小残留疾病的患者都保持临床缓解4年以上。

 

【活化MDS的KIR基因】

 

活化KIR基因的数量与MDS的发生风险相关,将MDS患者分类为高危和低危。但是,根据初步病例对照研究,KIR基因的数量与总生存期无关。

 

这项研究纳入180名MDS患者;其中120名为低危,60名为高危。MDS患者与117名健康者进行对比。两组的年龄分布相似;80%以上的患者大于60岁。分别收集病例组和对照组的DNA样本,使用聚合酶链式反应分析活化KIR基因。

 

高危MDS患者的活化KIR基因数量显著低于低危MDS患者(P = 0.009)和健康组(P = 0.00001)。低危MDS患者的活化KIR基因数量显著低于健康组(P = 0.04)。另外,每种额外活化KIR基因的遗传都具有预测高危MDS发生的作用(P < 0.001)。

 

首席作者May Daher博士说,这项研究为成人MDS的发病机理提供了新的见解。这些结果表明,较高活化KIR基因的数量遗传可预测MDS,而且一旦发生这一疾病,KIR基因较低与疾病风险较高相关。

 

MDS的主要问题是可能进展为AML,难以治疗,大约20%的MDS患者发生进展。在这项研究中,12%的低危患者vs 20%的高危患者进展为AML。

 

【新的CLL-IPI评分系统】

 

MDS可以使用国际预后评分系统进行风险分层。CLL-IPI国际工作组为CLL患者研发了一种国际预后指标,它在临床合适预后评分中结合了遗传风险因素和临床分期、年龄和β-2微球蛋白(B2M)。另外,CLL-IPI可区分预后组,并确定治疗决策。

 

Nadine Kutsch博士说,这一常规分期系统于30年前用于CLL,不能充分区分患者。现在有新发现的预后标记,但是没有整合所有标记的系统。我们报道了研发综合评分的国际努力。

 

这一全面分析集依赖于欧洲的8项III期试验,试验纳入3472名初治不同阶段CLL患者。中位年龄为61岁,中位观察时间为80个月,89%的患者至今仍接受治疗。全面分析集随机分为训练集和内部验证集(n =1,164)。新的CLL-IPI在三个数据集中被验证,包括来自848名患者的数据;中位年龄为62岁,39%的患者至今仍接受治疗。

 

鉴别分析阶段鉴定总生存期的5个独立预测因素,根据不同因素的作用使用回归模型的参量对因素进行分级:TP53(17p) del/mut = 4,IGHV未突变= 2,B2M> 3.5 mg/L = 2,临床分期Binet B/C或Rai I–IV = 1,年龄> 65岁= 1。

 

研发的预后评分范围为0-10,衍生出四个不同风险组:预后评分0-1,低危;预后评分2-3,中位;预后评分4-6,高危;预后评分7-10,极高危。这四个风险组5年的总生存率分别为93%,79%,64%和23%(P < 0.001)。这一模型经内部验证集验证,之后在梅奥数据集中验证,5年总生存率分别为94%,91%,68%和21%。

 

CLL-IPI系统可适用于临床。低危患者应通过等待观察进行管理。中危患者不应接受治疗,除非他们有症状。高危患者应当接受治疗,除非是无症状的。极高危患者应当接受试验性疗法治疗。


编译自:Advancing Classification and Risk Stratification for Leukemia and Myelodysplastic Syndromes. The ASCO Post. 2015.7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