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感染 > 正文

结核病疫情现状及应对策略

文章作者:刘宇红 杜建 李

 

结核病是伴随人类历史最长,造成人类死亡最多的慢性呼吸道传染病。对于绝大多数结核病患者及其家庭而言,结核病是一种灾难性疾病,是导致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重要因素。在我国,结核病是政府重点控制的传染病之一。

 

一、全球结核病疫情现状

 

目前,全球结核病疫情仍十分严重,是一个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据WHO报告,2013年全球约有900万人罹患结核病,其中110万为HIV阳性;每年约150万人死于结核病,95%以上的发生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古计全球有55万名儿童罹患结核病;预计有48万人患耐多药结核病(MDR-TB)。结核病是HIV阳性者的首要死因,约占所有艾滋病相关死亡总数的25%。

 

尽管如此,全球结核病防治近年仍取得不小成就。WHO指出,1990年至2013年,全球结核病死亡率下降了45%;000年至2013年,3700万例结核病患者的生命得以挽救。全球每年罹患结核病的估计人数有下降趋势,全球正朝着“到2015年扭转结核病蔓延”的发展目标迈进。

 

二、我国结核病疫情现状

 

在过去的二十几年间,在政府强有力的领导和支持下,我国全面实施了现代结核病防治策略,为1000万结核病患者提供了基本诊疗服务,成功地将传染性最强的结核病患病率降低了一半,将结核病患者的死亡率降低了80%,平均每年减少了30万新发病例。

 

2010年,中国提前5年实现了联合国结核病千年发展目标,为全球实现该目标作出了重大贡献。在防控措施上,过去二十多年中,我国在实施和推广现代结核病控制策略上获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在应对耐药结核病、结核合并艾滋病、流动人口等方面开展了有益的探索,取得了丰富的经验。

 

尽管如此,我国仍是WHO确定的全球22个结核病高负担国家之一。每年约有新发肺结核患者近百万例,发病人数仅次于印度,居世界第二位,见表1

 

我国耐药结核病疫情亦较为严重。2007年至2008年全国结核病耐药性基线调查结果显示,新发患者和复治患者对异烟肼和利福平耐药的MDR-TB比例分别为5.7%26.0%MPR-TB患者的绝对数居全球第二位。

 

WHO 2014年全球结核病报告显示,我国估算的MDR-TB患者中登记报告的患者仅有7.7%,登记报告的MDR-TB患者仅有52%得到规范化治疗,而接受治疗的患者中仅有67%获得了最终的转归结果,这组数字均明显低于全球的平均水平(分别为45%71%84%)27MPR-TB高负担国家(分别为49%71%85%)

 

尽管我国痰涂片阳性率下降显著,但每年新发病例数下降缓慢;结核病主要集中在贫困及弱势人群,即西部地区、农村贫困人口、城市中的外来务工人员和老年人;结核病特别是MDR-TB治疗费用较为昂贵,很多患者由于经济原因无法完成治疗,导致因病致贫,并可能加剧疫情的进一步传播。

 

三、结核病防控应对策略

 

全球对于结核病预防、诊断和治疗的研发工作近年来取得不小进步,为遏制结核病带来新希望。新的分子诊断技术已在结核病诊断中快速推广,如耐药结核病的诊断时间由大于2个月缩短至小于2h;即时诊断技术(POC)也取得一定进展,其快速、简单、方便、廉价,为基层结核病的快速诊断带来曙光;至少12个结核病候选疫苗进入了Ⅰ期或Ⅱ期临床试验;经过近50年的停滞,新抗结核药物的研发也取得可喜的进展:201212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给予贝达喹啉(Bedaquiline)临时批准,WHO也于20136月批准了在特定条件下使用贝达喹啉;20144月,另一个用于MDR-TTB的新药德拉马尼(Delamanid)获得欧洲药品管理局(EMA)的条件批准,WHO也于同年10月发布了德拉马尼治疗MDR-TB的临时指南。

 

此外,国内外的一些研究也探索了将目前敏感结核的治疗时间由68个月缩短至4个月或更短,将MDR-TB治疗方案由超过20个月缩短至9个月。新药、新方案及缩短疗程研究将会是今后长时期结核病治疗研究的主要方向。

 

进入十二以来,在国家医疗体制改革的大环境下和结核病防治形势的新要求下,我国的结核病防治服务体系从过去以疾病预防控制系统为主,发现、治疗并管理结核病患者的模式,逐步转型到结核病定点医疗机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分工明确、协调配合的新型结核病防治服务体系。

 

在这一新模式下,结核病定点医疗机构承担结核病的诊断和治疗、结核病登记报告、落实随访管理、密切接触者检查及健康教育等工作;基层医疗机构承担可疑结核病患者的筛查和转诊、负责患者居家服药治疗、开展健康教育等工作;疾病预防控制机构负责规划管理、疫情监测、流行病学调查、实验室质量控制等工作。

 

这种新型防治服务模式将有利于我国结核病防治工作的可持续发展。不过,结核病定点医疗机构诊疗技术的提高、规范及结核病患者管理难度,将成为影响这一模式的重要因素。

 

我国的结核病防控工作需要不断创新。尽快引进、评估、推广新的结核病诊断技术,对于提高结核病发现水平极为重要。对国外成熟技术的引进是一个方面。我国目前也有不少的企业和研究机构从事结核病诊断技术和产品的开发,对这些产品或技术应该加大支持力度。

 

为此,全国结核病医院联盟成立了结核病诊断技术评估和推广委员会为这些技术的推广和使用提供帮助。鉴于我国庞大的患者数量,对于新药的临床试验是一个巨大优势。全国结核病临床试验合作中心应运而生,目前已和多个国内外组织、机构或企业开展结核病临床试验研究。

 

另外,中国CDC结核病防治临床中心率先研发结核病患者管理智能手机第三方应用程序(APP),结合患者管理与互联网技术,为落实结核病防治的互联网+”进行了大胆尝试。相信在这方面我国能为全球做出贡献。

 

我国结核病防治机构或医疗机构数量众多,仅地、市級以上结核病医院就超过200家。结核病床位1万多张,每年住院人数约20万。但结核病临床科研合作不足。2013年成立的全国结核病医院联盟将整合全国结核病医院资源,在大数据库及样本库建设方面进行合作。

 

大数据库将利用医院现有信息平台,将数据整合到一个新的应用平台,实现数据和信息共享;此外还将建立与国际接轨的大规模、高质量结核病样本库系统。相信这两项合作将为提高我国结核病科研水平提供巨大支撑。


中华传染病杂志 2015年6月第33卷第6期

本文经《中华医学杂志》社有限责任公司授权,仅限于非商业应用。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

今日推荐

SSI ļʱ
SSI ļ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