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呼吸 > 正文

从儿童哮喘到慢阻肺:哪些因素影响了疾病轨迹?

在正常情况下,1秒钟用力呼气容积(FEV1)在青春晚期达到峰值,在肺功能开始下降前的大多年轻成人期仍处于此水平。在关于儿童哮喘管理计划(CAMP)的此次随访研究中,报告了达FEV1峰值的预测因子和肺功能下降模式与儿童哮喘严重程度相关。此结果发表于近日的《NEJM》杂志中。


1993年至1995年间,超过1000例5-12岁的轻至中度哮喘儿童纳入报告中。儿童随机安排接受控制药物方案或安慰剂。第一组控制药物组儿童接受布地奈德200 µg,每日两次;第二组控制药物组儿童接受奈多罗米 8 mg,每日两次;第三组儿童接受安慰剂。在研究治疗结束前,儿童平均治疗4.5年。


此报告代表了对儿童进行长达13年随访的观察数据。所有研究的受试者在评估结果时至少23岁,72%的儿童进行至少一次FEV1评估。儿童被分为4个预后组,代表肺功能、肺发育和肺下降模式,每组儿童数量基本相同:


➤ 肺发育正常并达到正常平稳状态的儿童(21%);

➤ 肺功能正常、肺发育正常,但肺功能早期开始下降的儿童(26%,平均年龄21.1岁时肺功能开始下降);

➤ 肺发育下降,但又达到正常状态,而无肺功能早期下降的儿童(23%);

➤ 肺发育下降,并且肺功能早期下降的儿童(26%;肺功能开始下降的平均年龄是21.3岁)


在多变量分析中,肺发育正常,而肺功能早期下降的儿童更可能有较高的身体质量指数以及孕期暴露于香烟烟雾中,但在研究期间无症状天数频率更高。肺发育减缓的儿童有在纳入时有更低的FEV1值,支气管扩张剂反应,以及高程度的气道高反应性。男性、父母教育程度较低、使用更多的泼尼松与肺发育减缓相关。


被视为有最差预后的组别(肺发育减缓和肺功能早期下降),患儿倾向于支气管扩张剂反应下降,气道高反应性增加,并且更可能是男孩。他们的父母受教育程度更低,皮肤过敏反应更可能是阳性,但研究期间入院率降低。最终,16%的肺发育减缓的儿童,21%的肺发育减缓和肺功能早期下降的儿童符合慢阻肺标准,而肺发育正常儿童中≤5%的儿童符合慢阻肺标准。


作者总结称,入组时肺功能受损和男性是肺功能发育异常和下降的最重要预测因子。哮喘儿童和肺发育减缓似乎是罹患慢阻肺的风险因素。


编译自:From Childhood Asthma to COPD: What Influences the Trajectory?Medscape.2016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