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风湿免疫 > 正文

扑热息痛VS布洛芬 不会加重儿童哮喘


818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的一项随机临床试验显示,需要时使用扑热息痛VS布洛芬与儿童哮喘恶化无关。

 

“许多12岁以下患者每周都用药扑热息痛,扑热息痛已成为美国最常见的儿科用药。”来自波士顿儿童医院及哈佛大学医学院风湿免疫科的W. J. Sheehan, MD说,他还是国立卫生研究所/国家心,肺血液研究所,哮喘网站的工作人员。“儿童和成年人的观察数据表明,用药扑热息痛与同时发作哮喘症状及肺功能减退有关。”

 

对患有发热病的认同短期服用扑热息痛VS布洛芬的随机试验的事后分析中,关于儿童哮喘患者用扑热息痛的安全性引起了争议和恐惧。研究发现表示,用药扑热息痛后,不定期出现哮喘的相关风险明显增大。

 

“有些医生建议,应该完全杜绝使用扑热息痛,直到数据支持其安全性之后才能投入使用。”该研究的作者表示。

 

然而,由于潜在的偏见,被观察性研究的指征及其事后分析感到困惑,所以需要进行前瞻性的、方法得当的随机试验。儿童哮喘患者用药扑热息痛VS布洛芬(AVICA)的临床试验旨在评估临床上使用扑热息痛VS布洛芬是否与12-59个月大的轻度持续性哮喘患者的哮喘相关的发病率有关。结果并未发现相关性。

 

“鉴于通常情况下或必要时使用合适剂量的扑热息痛并不会加重哮喘症状,扑热息痛和布洛芬可以在指定的状况下使用。因此,接受控制哮喘药物治疗的儿童患者的医护人员或可长舒一口气。”波士顿布立亨妇女医院和哈佛大学医学院的Augusto A. Litonjua, MD,MPH,在评论中提到。

 

扑热息痛与布洛芬安全性相似

 

对该多中心,前瞻性,双盲,平行组试验的受试者(n = 300; 平局年龄为39.9 ± 13.2个月)进行随机分组:48周内,在其需要缓解发热或疼痛时,一组接受扑热息痛葡萄味悬浮液(160mg/5mL),另一组接受布洛芬葡萄味悬浮液(100mg/5mL)。两种药物均为可以买到的非处方药,该试验还记录了他们的开放式使用情况。

 

两组前一年喘息发作(平均5.9 ± 5.0),紧急护理或急诊治疗(3.0 ± 2.4),住院治疗(0.3 ± 0.5)等情况不相上下;两组均接受标准的哮喘控制疗法,主要观察指标为全身应用糖皮质激素治疗哮喘加重的数量。

 

两组受试者治疗使用剂量相似(中值:5.5;四分位范围:1.0 - 15.0),可作为主要观察指标。46周随访发现,每位使用扑热息痛的受试者哮喘加重几率为81%,每位使用布洛芬的受试者哮喘加重几率为87%(相关几率:0.9795%可靠区间;0.69 - 1.28; P = .67

 

49%使用扑热息痛的受试者至少有一位患者哮喘加重;47%使用布洛芬的受试者至少有一位患者哮喘加重;21%使用扑热息痛的受试者出现两个或多个患者哮喘加重;24%使用扑热息痛的受试者出现两个或多个患者哮喘加重。两组受试者哮喘控制天数比例(85.8% vs 86.8%),每周使用舒喘宁吸入剂(2.8 vs. 3.0),不定期哮喘发作(0.75 vs 0.76/人)均无统计学意义;

出现副反应及严重副反应(扑热息痛组6人,布洛芬组12人)无统计学意义,研究中没有患者因任何原因死亡。

 

两者加重哮喘的程度是否一样?

 

“轻度持续性儿童哮喘患者,与按需使用布洛芬相比,并未发现按需使用扑热息痛与哮喘加重的发病率更高相关。”

 

为了解释之前研究发现的扑热息痛与哮喘相关的并发症相关的原因,作者们将矛头指向指示混杂。换句话说,儿童哮喘患者倾向于患有症状的呼吸道感染,这种情况下,扑热息痛可以用来缓解发热和萎靡不振症状。

 

现在的研究支持大量使用解热镇痛药与呼吸系统疾病有关,因此也与系统性应用糖皮质激素治疗哮喘加重有关。但这并不表示扑热息痛与布洛芬相比,与上述结果的相关性更大。

 

该研究的局限性在于:未涉及到其他年龄层及严重的儿童哮喘患者,不能确定胎儿在出生前或一岁之前接受扑热息痛与其哮喘发作是否相关。

 

该试验缺乏安慰剂组,妨碍了对扑热息痛和布洛芬都会使哮喘加重的评估。不过,社论作者指出,每组中每位患者病情加重与同年龄段的受试者的其他试验结果大致相同,这表明症状加重与使用其他解热镇痛药物无明显关联。


编译自:Acetaminophen vs Ibuprofen Does Not Worsen Childhood Asthma

 

阅读次数:  
更多 扑热息痛VS布洛芬 不会加重儿童哮喘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