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消化 > 正文

影响儿童IBD风险的并非母体感染和母体抗生素的使用?


根据一项以加拿大人口为基础的研究结果,在妊娠期间获得感染并需要抗生素治疗的母亲所生的孩子患炎症性肠病(IBD)的风险并没有增加。相关内容在线发表于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s上, 整理如下。


这项研究发现提示,出生后的其他因素可能对儿童IBD风险有更重要的影响。


Bernstein和同事们之前报道,虽然在最初几个月,剖腹产出生的孩子与阴道分娩出生的孩子有不同的肠道微生物组成,但在发生IBD的患者和对照组患者中,剖宫产率与阴道分娩率没有不同。


因为母亲使用抗生素也可以改变新生儿的肠道微生物组,Bernstein和同事们使用曼尼托巴大学IBD流行病学数据库中识别了所有1970年以后出生的IBD患者以及他们的母亲和他们没有IBD的兄弟姐妹,并匹配了对照组。他们确定了973例克罗恩病和698例溃疡性结肠炎患者,以及1615名家族成员,这1615名家庭成员中确定了10488例对照者和1740例没有IBD的兄弟姐妹。


他们发现,出生9个月内发生IBD的孩子与对照组孩子相比,其母亲的感染率是相似的(21.7%vs23.2%;OR=0.96;95%CI,0.84-1.09),出生30天内(11.4%vs12.4%;OR=0.97;95%CI,0.82-1.14)以及围产期(5.5%vs7.5%;OR=0.86;95%CI,0.68-1.09)也是类似。此外,他们发现IBD患者和他们没有IBD的兄弟姐妹妊娠期间感染率无差异。


总之,这项研究的数据和先前有关出生方式与IBD风险之间联系的研究数据表明,新生儿肠道菌群的变化不足以导致IBD,” Bernstein说。“因此,出生第一年内其他事件可能是更重要的,如抗生素的使用,已被证明与IBD的发病风险有关。”


文献来源:Maternal Infections That Would Warrant Antibiotic Use Antepartum or Peripartum Are Not a Risk Factor for the Development of IBD: A Population-Based Analysis.Inflamm Bowel Dis 2017 Feb 10;[Epub ahead of print] PMID:28195851


编译自:Childhood IBD risk not affected by maternal infections, antibiotic use during pregnancy ,Healio,February 22,2017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