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心血管 > 正文

Euro Heart J:“胆固醇假说”不是假说,LDL-C是心血管病的关键致病因素和治疗靶标


正值欧洲动脉粥样硬化学会(EAS)2017年年会召开,EAS发布共识声明称,“胆固醇假说”并不是假说,那些对这一“假说”持怀疑论者可以歇歇了。

200余项流行病学研究、遗传学研究、病理研究及临床随机干预研究均证实,低密度脂蛋白(LDL-C)并非只是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病的一个生物标志物,更重要的是心血管病的关键致病因素和治疗靶标。

换句话说,LDL-C与心血管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LDL-C与心血管风险之间为剂量依赖性、对数线性关系

声明指出,“LDL-C与心血管风险之间为剂量依赖性、对数线性关系,且两者之间的关系独立于其他心血管危险因素。”

30多项临床随机研究一致证实,降低LDL-C的治疗措施,包括三类药物,即他汀类药物、依折麦布和PCKS9抑制剂,可减少心血管事件发生,获益的程度与LDL-C水平的绝对降幅成正比。

这意味着,LDL-C降得越低,临床获益越大。

该声明提示,根据患者的基线心血管风险、基线LDL-C水平、LDL-C的绝对降幅以及降脂治疗时间,可以计算出预期获益,即心血管病风险的降低程度。例如,如果患者基线LDL-C水平为7 mmol/L,LDL-C绝对降幅为3.5 mmol/L,治疗时间为20年,心血管病相对风险就可降低81%(下表)。



声明强调,心血管高危人群应尽早降低LDL-C,尤其是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患者。

在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患者中,LDL升高可能是其罹患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病的唯一的危险因素。

LDL-C与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病的因果关系还与LDL-C的累积负荷有关

遗传学研究表明,与动脉粥样硬化已经形成才开始使用他汀短期治疗的人相比,尽早进行降LDL-C治疗、LDL-C如果长期处于低水平状态的人,LDL-C水平每下降1 mmol/L,心血管病风险最高可降3倍以上。

这说明,LDL-C与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病的因果关系,不仅取决于LDL-C的绝对水平,还与LDL-C的累积负荷有关。

声明指出,LDL-C累积负荷是心血管病发生和进展的中心决定因素,不同人群LDL-C负荷累积到发生心血管病的年龄不一样。

例如,一个血浆LDL-C水平>10 mmol/L (>400 mg/dl)的纯合子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小孩在10~15岁时累积的LDL-C负荷就可达到发生心血管病的阈值,而LDL-C水平相对低一些的纯合子家族性胆固醇血症小孩35岁时才达到阈值,无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的人要到60多岁才会达到这一阈值。

参阅文献:

Ference BA, Ginsburg HN, Graham I, et al. Low-density lipoproteins cause atherosclerotic cardiovascular disease. 1. Evidence fromgenetic, epidemiologic, and clinical studies. A consensus statement from the European Atherosclerosis Society Consensus Panel. Euro Heart J 2017;DOI:10.1093/eurheartj/ehx144.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

今日推荐

SSI ļʱ
SSI ļ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