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肿瘤 > 正文

JCO:儿童癌症幸存者应如何规避未来的恶性肿瘤?

既往是研究发现儿童癌症幸存者(Childhood cancer survivors,CCS)随后的恶性肿瘤(subsequent malignant neoplasms,SMN)风险在增加。近来,研究人员在一个表征良好的5年CCS队列研究中评估了SMN的长期风险,研究特别关注了个体化疗药物和实体瘤风险。

研究人员对荷兰儿童癌症肿瘤组儿童癌症队列后的长期影响进行了研究,共包括1963年-2001年在荷兰被确诊的6165例5年CCS。SMN通过荷兰癌症登记处,荷兰病理学注册表和医疗记录的审查被确定。研究人员计算了标准发病率、超额绝对风险和累计发生率。使用多变量Cox比例风险回归分析评估乳腺癌、肉瘤和所有实体瘤治疗相关风险。

首次确诊后平均随访20.7年(范围,5.0-49.8年)后,261例CCS患者中出现了291例SMN(标准化发病率,5.2;95%CI,4.6-5.8;超额绝对风险,20.3/万人-年)。首次确诊后25年的累计SMN发病率是3.9 %(95%CI,3.4%-4.6%),同时与治疗较早的患者相比,在1990年治疗的CCS患者中该数据没有显著变化。研究人员发现在所有实体瘤(p趋势<0.001)和乳腺癌(p趋势<0.001)中阿霉素相关的剂量依赖风险增加。乳腺癌的阿霉素剂量响应在李法美尼症候群(Li-Fraumeni syndrome,LFS,李-佛美尼综合症)相关的儿童癌症(白血病、CNS和非尤因肉瘤)幸存者中的强度大于其他癌症幸存者的(p差异 = 0.008)。此外,研究人员在剂量依赖研究中发现环磷酰胺增加肉瘤的风险(p趋势 =0.01)。

研究人员认为,该研究的结果强烈建议CCS患者的阿霉素暴露会增加随后的乳腺癌和实体瘤风险,然而,环磷酰胺暴露指挥增加肉瘤的风险。这些结果能对未来癌症儿童的治疗准则提供帮助,同时也有利于CCS的SMN监测指南。

参阅文献:

Teepen JC, van Leeuwen FE,et al.Long-Term Risk of Subsequent Malignant Neoplasms After Treatment of Childhood Cancer in the DCOG LATER Study Cohort: Role of Chemotherapy.J Clin Oncol. 2017 May 22:JCO2016716902. doi: 10.1200/JCO.2016.71.6902. [Epub ahead of print]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