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心血管 > 正文

[CHRS2017]汤宝鹏:心衰合并房颤的药物选择

2017年6月30号,在第十八届中国心律学大会的心律失常药物治疗论坛中,来自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脏中心的汤宝鹏教授以“心衰合并房颤的药物选择”为题做了精彩报告。


编译整理,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一、流行病学


房颤不是具有良性过程的心律失常,该病可致死亡率、血栓栓塞的并发症增加、合并心衰者可诱发恶心心律失常(18%室颤和3%室速),生活质量评分下降。心衰和房颤具有多数相同的病因和危险因素,二者互为因果,现有治疗显示心衰患者房颤的发病率为30%。


2003年公布的Framingham研究发现,921例房颤患者中26%有心衰病史,16%之后发展为心衰;931例心衰患者中24%有房颤病史,17%之后发展为房颤;在房颤人群中,有心衰病史或进展为心衰者的死亡率明显增加。


2013年公布的美国Worcester心衰研究发现,9784例心衰患者中3868例已有房颤病史,449例患者在住院期间新发房颤。新发房颤的心衰患者住院天数明显延长(7.5天 vs. 6.1天)、死亡率明显增加(11.4% vs. 6.6%);已有房颤的心衰患者出院后存活率低于无房颤的心衰患者。


二、房颤和心衰相互转化的干预


◈ 荟萃分析(来自SOLVD、CHARM、Val-HeFT三项研究)显示,心衰患者使用ARB类药物可明显预防房颤的发生,对心衰和房颤进行干预可阻断其相互转化;


◈ 维持窦律、射血分数降低的心衰患者中,使用β受体阻滞剂,与安慰剂相比,明显降低了房颤发生率,患者生存率更高;


◈ 但在已经为房颤节律的心衰患者中,使用β受体阻滞剂与安慰剂相比,并无优势,不改善患者生存率;


◈ 对心衰早期进行干预,预防房颤发作,可中断两者相互转化,改善患者生存率。


2015年欧洲心脏病杂志提出了简易临床治疗记忆表CAN-TREAT,该表适用于射血分数降低的心衰合并房颤患者(HFrEF-AF)。


三、简易治疗方案记忆表


C——Cardioversion


仅用于紧急血流动力学不稳定需要电转复的情况;


A——Anticoagulation


◈ 无论有无栓塞,无论房颤持续多次时间,有转律可能的患者:

①准备进行药物或电复律

可能自行转律,如新发或阵发房颤


◈ 无论采用转律或室率控制策略,只要是栓塞危险因素患者均需抗凝:

①瓣膜病、肥厚型心肌病

具有血栓栓塞危险因素的非瓣膜病(CHA2DS2-VASc)

有其他抗凝指征的房颤患者,如合并体循环栓塞、肺栓塞等


N——Normalise fluid balance


使用利尿剂等改善心衰症状和体征

保证体内正常液体平衡


T—— Target initial heart rate<110bpm


控制室率,需要个体化选择。2014年AHA/ACC/HRS房颤指南对心衰室率控制的推荐(I类):


①对射血分数正常的心衰合并有持续性或永久性房颤的患者,应用β受体阻滞剂或非二氢吡啶类钙拮抗剂控制静息心率(证据级别B);

②无预激时,静脉给予β受体阻滞剂(或在射血分数正常的心衰患者给予非二氢吡啶类钙拮抗剂),减慢房颤急性期的心室反应,但是在有严重淤血、低血压或左室射血分数降低的心衰患者中,应当谨慎应用(证据级别B);

③无预激时,静脉给予地高辛或胺碘酮,迅速控制心衰患者的心率(证据级别B);

④对有症状患者,在运动状态下评估心率控制并且调整药物方案,控制心室率在生理范围有益(证据级别C);

⑤对射血分数降低的心衰患者,应用地高辛控制静息心率有效(证据级别C)。


R——Ranin angiotensin aldosterone system


应用ACEI/ARB类、醛固酮受体拮抗剂类药物改善心衰预后、提高生存率;


E——early consideration of rhythm control


胺碘酮/电转复/消融手术的选择


A——Advanced heart failure therapies


CRT/ICD/器械治疗


T——Treatment of other CV disease


◈ 控制基础心脏病(包括心肌梗死、睡眠呼吸暂停、高血压)及诱因,减少心律失常、降低风险;

◈ 药物:β受体阻滞剂、ACEI/ARB、醛固酮受体拮抗剂——改善心衰预后的基石;利尿剂——改善症状;

◈ 器械:CRTD/ICD——减少死亡的有效手段;消融治疗——减少心律失常。


四、药物选择


药物1:β受体阻滞剂的循证依据


2017年JACC的荟萃分析入选了11个双盲、随机、对照研究;涉及17378例患者,分为窦律组(14313例)和房颤组(3065例),各心室率亚组患者的基线数据无差异;主要终点为全因死亡率。结果发现,窦律心衰组无论使用安慰剂或β受体阻滞剂,基础心率越高,全因死亡率越高;房颤心衰组不论是使用β受体阻滞剂或是安慰剂,基础心率水平与全因死亡率均无联系;研究者总结道,房颤合并心衰患者,使用β受体阻滞剂可改善症状,但并不能提高生存率。


药物2:地高辛的循证依据


2016年荟萃分析提示地高辛尚缺乏在心衰合并房颤患者中应用的大型RCT研究,当前仅是观察性研究,正在进行中的RCT尚待结果。


2003年JACC纳入了47例HFrEF合并房颤的患者,一期随机进行地高辛+安慰剂或地高辛+卡维地洛治疗;二期进行地高辛+安慰剂或卡维地洛+安慰剂治疗。结果发现,卡维地洛加地高辛控制心衰合并房颤患者的心室率,优于单用地高辛或单用卡维地洛,但在改善症状上没有差别。该研究缺乏生存率的设计,仅为短期疗效对比。


1997年的DIG大型研究提示,心衰患者使用地高辛并不改善死亡率和发病率,故地高辛使用率下降。目前指南中提示地高辛仅为二线用药。


药物3:胺碘酮的循证依据


2011年Europace发表的一篇荟萃分析筛选了10743篇文献,最终纳入40篇。该分析对胺碘酮、决奈达隆、索他洛尔、氟卡尼、普罗帕酮五种抗心律失常药进行了对比。结果发现,胺碘酮在预防房颤复发、维持窦律中作用最佳,但决奈达隆可减少恶性事件的发生;在上述五种药物中,索他洛尔和胺碘酮并不减少全因死亡率。


2009年欧洲心血管病杂志发表了一篇关于胺碘酮预防猝死的荟萃分析,纳入了包括预防心衰患者猝死的SCD-HeFT研究等在内的共15个研究的8522例患者。结果显示,胺碘酮可降低29%的猝死、18%心源性死亡的发生,虽然治疗效果最佳,但随之而来的肺纤维化、甲状腺功能损害等副作用也是普通抗心律失常药物的2~5倍。


五、展望


◈ 对射血分数保留的心衰(HFpEF)合并房颤的患者,目前并没有特殊治疗被证实可减少发病率和死亡率,与HFrEF相同,治疗仍以改善症状和预后、控制基础疾病、预防并发症为主;


◈ 已有大量的、针对心衰合并房颤患者这一特殊人群的临床研究正在进行中或统计结果中,期望有更好的治疗方案。


专题链接>>>第十八届中国心律学大会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