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肾脏 > 正文

一文搞懂:你是如何一步一步“吃出”肾脏病的?

编译整理,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随着食品工业化的发展,家庭收入的增加,食品消费量大幅增加。相比20世纪70年代,平均能量摄入高出500卡路里/天,导致肥胖流行率显著增加。而肥胖又是糖尿病、心血管疾病、慢性肾脏病(CKD)的危险因素,因此,控制肥胖和营养治疗成为CKD管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肥胖对肾脏的影响



增加CKD风险的膳食因素



因钠可延长食物保质期,加工食品内往往含有大量氯化钠。其次,西方饮食热量较高,食物钠含量较高,而出去吃饭的钠摄入量要比在家吃饭高30%。调查显示,美国成年男性平均钠摄入量约为4 g/d,女性为3 g/d。


肾脏病患者钠摄入过多可导致全身血压升高,血容量增加,继而增加血压控制难度。而钠摄入过多对肾脏健康的影响远非升高血压一个,还可增加体重,引起肾小球肥大,加重肾损伤。


动物模型研究显示,限制钠盐摄入量可减轻肾小球肥大,降低高血压损伤易感性。钠盐摄入过多可刺激肾皮质NADH和NADPH的释放,加重氧化应激,损伤肾脏。此外,钠盐摄入过多还可增加转化生长因子β的表达,加速肾脏瘢痕和纤维化。因此,CKD患者建议低钠饮食,并减少食用快餐、加工食品和出去吃饭的频率,从而减少钠盐摄入量。


磷酸盐


相比日常饮食,加工食品内磷酸盐摄入量增加>1,000 mg。磷酸盐摄入过多,可引起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23(FGF-23)水平升高,促进肾脏病进展。此外,FGF-23水平升高还与心血管疾病风险升高相关,包括左心室肥大和房颤。


蛋白


合理的控制蛋白质摄入量是延缓CKD进展的一大重要可改变的危险因素,尤其是对成年肥胖CKD患者来说,效果尤为显著。蛋白质平均需求量(EAR)指维持零氮平衡的最低蛋白质摄入量(不考虑蛋白质质量问题)。19-50岁的男性(70 kg)和女性(57 kg)蛋白质EAR值为0.66 g/kg/d,或男性47 g/d,女性38 g/d。


动物蛋白摄入过多可能会影响肾小球血流动力学。健康人从低动物蛋白摄入量调整为高动物蛋白摄入量后,肾血流量和GFR增加30%以上,而植物蛋白摄入对肾血流量无影响。肥胖患者动物蛋白摄入过多可能会引起入球小动脉扩张,肾小球内压力增加,导致GFR升高或超滤,增加肾小球硬化风险。


研究表明,摄入红肉可增加ESRD风险,减少红肉摄入量可降低ESRD风险;相比低蛋白饮食(动、植物蛋白,0.6 g/kg/d),低植物蛋白饮食(0.3 g/kg/d)可延缓肾脏病进展。限制蛋白质摄入量可降低GFR,尤其是糖尿病、肥胖、高血压导致的肾脏病患者,获益更大。但需要注意的是,限制蛋白摄入量要全面考虑患者身体状况、营养需求和饮食习惯,制定个体化方案。


水果蔬菜


现代社会人们的饮食习惯,普遍为动物蛋白摄入过多、水果和蔬菜摄入过少。肉食摄入过多、水果、蔬菜摄入过少可引发非挥发性酸(主要来源于动物蛋白和谷物)、碱(来源于水果和蔬菜)失衡,导致慢性轻度代谢性酸中毒,刺激内皮细胞分泌内皮素1,继而促进肾脏纤维化、足细胞分解和凋亡。此外酸中毒还可刺激血管紧张素II的分泌,加速肾病进展。


膳食纤维


多吃富含膳食纤维的食物(谷物、豆类、水果和蔬菜),可增加饱腹感,有助于减少热量摄入,继而减轻体重。研究表明,超过50%的CKD患者(GFR < 60 mL/min/1.73 m2)存在膳食纤维摄入过少情况(<14.5 g/d)。成年CKD患者膳食纤维摄入过少与炎症生物标志物水平升高相关,可显著增加死亡风险;增加膳食纤维摄入量有助于加强肠道屏障,减少炎症,延缓肾脏病进展,降低死亡率。美国饮食协会建议成年CKD患者膳食纤维摄入量为14 g/1000千卡。


膳食纤维与炎症的相关性可能源于肠道微生物群,因膳食纤维含量较高的饮食结构有利于肠内共生菌生长,如双歧杆菌,可抑制革兰氏阴性菌生长,继而降低内毒素水平。


营养治疗对CKD管理的影响



参考文献:

1. Dietary Modeling of Foods for Advanced CKD Based on General Healthy Eating Guidelines: What Should Be on the Plate? Am J Kidney Dis. 2017;69(3):436-450

2. Kidney disease and obesity: epidemiology, mechanisms and treatment. Nature Reviews Nephrology.2017;13:181-190. 

3. Kidney Disease and the Westernization and Industrialization of Food.Am J Kidney Dis. 2017;70(1):111-121.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