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肾脏 > 正文

糖尿病+早期肾损伤=寿命缩短16年:还不重视?!

编译整理,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糖尿病肾病(DKD)指由糖尿病引起的CKD,主要表现为蛋白尿和/或GFR降低,是终末期肾病(ESRD)最常见的原因。早期DKD定义为糖尿病伴CKD 1-3期,临床表现为蛋白尿和轻度肾功能减退,病程控制和逆转率较高。因晚期DKD病程不可逆,早期DKD的诊断和预防具有重要意义。


近期,来自台湾国家卫生研究院的Chi PangWen和同事开展了一项前瞻性队列研究,旨在评估早期DKD特征和死亡风险。研究结果发表在Kidney International。


研究回顾


该研究共纳入512,700例患者,其中糖尿病患者27,455例 (5.4%)。受试者分为4组:糖尿病不伴CKD组(n = 18,388),早期CKD不伴糖尿病组(n = 50,977),早期DKD组(n = 9,067)和对照组(n = 434,268,无CKD和糖尿病)。随访时间为8年。


糖尿病定义为:空腹血糖≥126 mg/dl (7 mmol/L),自述患有糖尿病或使用降糖药。早期CKD定义为CKD 1-3期不伴糖尿病。早期DKD定义为糖尿病伴CKD 1-3期。CKD 1期定义为eGFR ≥ 90 ml/min/1.73m2伴蛋白尿;CKD 2期定义为eGFR ≥ 60 ml/min/1.73m2伴蛋白尿;CKD 3期定义为eGFR 30-59 ml/min/1.73m2。排除CKD 4期和5期患者。


校正年龄、性别、体质指数、教育水平、收缩压、胆固醇、吸烟、饮酒、体育锻炼、中药和镇痛药用药史后,使用Cox比例风险模型评估风险比。采用寿命表法评估预期寿命。


主要结果


随访期间共18,263例患者死亡。校正年龄后,早期DKD患者死亡率是对照组的3倍(1182/100,000 vs 365.5/100,000)。控制潜在混杂因素后,早期DKD组患者全因死亡率、心血管疾病死亡率、癌症死亡率均显著高于其他组。


a:无糖尿病和CKD;b:CKD 1-3期;c:糖尿病伴CKD 1-3期;d:每100,000人年;e:校正年龄、性别、体质指数、教育水平、收缩压、胆固醇、吸烟、饮酒、体育锻炼、中药和镇痛药用药史

 

死亡风险比较 


早期DKD组估计GFR(eGFR)、蛋白尿、空腹血糖和血压全因死亡率风险均显著高于其他组。即使eGFR、蛋白尿、空腹血糖和收缩压水平正常,早期DKD患者死亡率仍显著增加。


早期CKD定义为:CKD1-3期不伴糖尿病;糖尿病定义为:糖尿病不伴CKD;早期DKD定义为:糖尿病伴CKD1-3期;HRs为校正年龄、性别、体质指数、教育水平、收缩压、胆固醇、吸烟、饮酒、体育锻炼、中药和镇痛药用药史


预期寿命比较


30岁时,早期DKD组男性患者预期寿命比对照组缩短14.8年,女性患者缩短16.9年。50岁时,早期DKD组男性患者预期寿命比对照组缩短11.5年,女性患者缩短14.1年。



早期DKD vs 生活方式危险因素


相较于对照组,四大生活方式危险因素—缺乏体育锻炼、吸烟、饮酒和肥胖—在早期DKD组患者中更为普遍(2/3的早期DKD组患者至少具有1项危险因素)。任一危险因素均与对照组患者死亡率增加相关,但早期DKD患者该风险进一步增加。如对照组缺乏体育锻炼的死亡风险为80.4/100,000,而早期DKD组患者死亡风险增加5倍,为446.5/100,000。肥胖、吸烟、饮酒亦发现类似相关性。



小结


该研究表明,糖尿病合并早期CKD的患者预期寿命平均缩短16年。相较于糖尿病不伴CKD的患者,早期DKD患者死亡风险增加一倍;相较于对照组患者,其死亡风险则增加3倍。但需要注意的是,绝大多数早期DKD患者(98%)对此并不自知。早期DKD患者死亡率较高,预期寿命较短。建议提高对早期DKD的重视,早期识别、积极预防。


信源:Diabetes with early kidney involvement may shorten life expectancy by 16 years. Kidney International. Volume 92, Issue 2, August 2017, Pages 388-396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