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呼吸 > 正文

撤除长期使用的吸入性激素将导致慢阻肺患者气道炎症加重

[研究介绍]

2017 年 1 月《欧洲呼吸杂志》(Eur Respir J,IF 8.332)发表了来自荷兰 Kunz 等人的研究成果。该研究首次明确了对于长期使用吸入性激素(ICS)的慢阻肺患者,停用 ICS 会加剧患者的气道炎症。

多篇研究已表明,长期使用 ICS 能减缓慢阻肺患者肺功能降低、减轻气道炎症,而当 ICS 长期使用后,撤除 ICS 可能加剧慢阻肺患者肺功能的恶化,但对气道炎症的影响尚不明确。为了阐明这一点,该研究共纳入 114 名中重度慢阻肺患者,研究分为两个阶段,GL1 期(2.5 年):患者被随机分为 4 组,丙酸氟替卡松(500 μg Bid)治疗 6 个月后安慰剂治疗 24 个月(F6 组);丙酸氟替卡松治疗 30 个月(F30);丙酸氟替卡松/沙美特罗(500/50 μg Bid)治疗 30 个月(FS30 组);安慰剂治疗 30 个月。GL2 期(5 年):随后 5 年随访期间,每年对患者进行前瞻性随访,随访的同时由相应医师进行常规治疗。分别在基线、30 个月(GL1 结束时)及 7.5 年(GL2 结束时)时进行支气管活检和诱导痰检查,以评估气道炎症细胞计数变化。

研究结果显示,30 个月的药物治疗后,FS30 组和 F30 组患者的气道炎症细胞计数无显著差异,F6 组和安慰剂组亦无明显差别,因此该研究整合分组:F6/安慰剂组、FS30/F30 组。因大多数患者(61/85)停药随访期间使用 ICS 时间占 0-50%,因此对于 GL2 期的统计分析主要集中在 ICS 使用时间占 0-50% 的患者。

在 5 年随访期间,ICS 使用时间占 0-50% 的 FS30/F30 组在 GL2 期随访结束时的活检结果显示,气道炎症细胞(包括 CD3+、CD4+、CD8+、肥大细胞)明显高于该组在 GL1 期治疗结束时(图 1),同时诱导痰中的痰细胞总数、巨噬细胞、中性粒细胞及淋巴细胞计数均显著增加(图 2)。进一步探讨肺功能下降与炎症细胞的关系,结果显示在 GL2 期间 FS30/F30 组患者的 FEV1 下降速度增加幅度,与痰巨噬细胞增加相关,与活检中性粒细胞增加有相关趋势。

据此,作者认为中重度慢阻肺患者长期使用 ICS 可有效控制炎症,但撤除 ICS 后气道炎症会加剧,表明慢阻肺患者撤除 ICS 后其抗炎效应不能维持。

图 1:支气管活检组织炎症细胞计数变化

图 2:诱导痰炎症细胞计数变化

[科研思路]

慢阻肺以慢性气道炎症为特征,气道炎症程度随着气流受限加重而加剧。当前指南推荐 ICS 用于重度频繁慢阻肺急性加重患者。既往研究显示 ICS 能减少慢阻肺患者气道炎症细胞中的 CD3+、CD4+、CD8+细胞、肥大细胞、中性粒细胞和淋巴细胞等,而撤除 ICS 则会出现气道或痰标本中炎症细胞增多,但研究中所纳入患者均为短期使用 ICS 的患者(6 个月或 6 周等),对于长期使用 ICS 的慢阻肺患者,停用 ICS 对气道炎症的影响并不明确,因此作者进行了此项研究。

该研究是目前为止唯一一项长期研究,旨在表明 ICS 撤除后气道炎症的变化及肺功能下降与气道炎症变化间的关联。纳入受试对象的治疗期长达 30 个月,随访时间长达 5 年,并使用支气管活检术及诱导痰检查来评估气道及痰中的炎症细胞,这些内容均使该研究结果具有强大说服力。过去 25 年内已有大量关于 ICS 是否会使慢阻肺患者获益的研究,然而本研究提示 ICS 治疗中重度慢阻肺患者期间,能改善肺功能及显著抑制炎症反应,但一旦停药,其抗炎效应则无法维持,这与哮喘患者中观察到的一致。另外作者指出,该研究所纳入的慢阻肺患者或为激素治疗敏感类型,这些患者更应长期使用 ICS 以维持其治疗效应。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慢阻肺气道炎症通常累及整个气道,而该研究所取标本主要来自大气道,那么撤除 ICS 对小气道的影响仍未明确,显然这一问题的答案仍需更多研究来阐明。


本文编译自:Kunz et al. Airway inflammation in COPD after long-term withdrawal of inhaled corticosteroids. Eur Respir J. 2017; 49: 1600839.


本文内容由阿斯利康医学部提供

仅供医学药学专业人士阅读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