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肿瘤 > 正文

激素受体阳性年轻乳腺癌患者的术后治疗,多少是多?要什么自行车?

编译整理,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激素受体阳性(HR+)、HER-2阴性的年轻乳腺癌患者可以从内分泌治疗和卵巢功能抑制(OFS)中获益,这点毫无疑问。但是,来自Stanford的Schapira教授向大家抛出了疑问:在这个特殊群体中,到底多大强度的治疗才是合适的“度”?相信这个问题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那么,您的观点是什么呢?


研究概要


内分泌敏感(HR+,HER-2阴性)的年轻乳腺癌患者可以从内分泌治疗中获益。但是卵巢功能抑制(OFS)带来的生存获益和其固有的毒性的权衡尚存广泛争论。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Regan等的研究团队对SOFT(Supression of Ovarian Function Trial)和TEXT(Tamoxifen and Exemestane Trial)两个临床研究开展了二次分析。


SOFT研究入组的是在辅助化疗结束后仍处未绝经状态,或者未行辅助化疗的乳腺癌患者,接受他莫昔芬(TAM)单药,TAM+OFS和依西美坦+OFS治疗。


在TEXT试验中,所有患者都接受OFS治疗,联合TAM或依西美坦。


这个最近发表(发表在JCO上)的二次分析结果探究了SOFT和TEXT临床试验中,年轻女性患者的治疗结局数据。


该分析纳入了240个SOFT研究和145个TEXT研究中35岁以下的年轻女性。


结果表明,接受OFS治疗患者的5年的无乳腺癌生存期有一定程度的延长,并且OFS+依西美坦亚组的生存获益最为明显。


生活质量的数据显示,这些患者也经历了更加严重的血管收缩症状和性功能障碍,并且20%的患者中途停止了所有试验要求的内分泌治疗。


观点


如何给年轻患者选择合适的内分泌治疗方案仍是临床医生的一大挑战。这需要在预期的疗效获益和雌激素剥夺治疗已知的毒性之间做出微妙的权衡。并且,内分泌治疗的持续时间也是问题的一大因素。


这个年龄段的很多女性还有生育的愿望。所有人都明白,如果延迟生育太长时间会大大降低她们怀孕的概率。


SOFT和TEXT研究提示,绝经前HR+,具高危因素的乳腺癌患者可以通过依西美坦(或任何AI)+OFS治疗,可以提升5年无乳腺癌生存绝对值达10-15%。


但是也不奇怪的是,这些患者的症状特异性生活质量在OFS和更强力的内分泌治疗下,变得更加的糟糕。


尤其在年轻患者中,自汗、热潮红等症状更加明显。这组患者的癌症复发风险也比其他年龄组高。


所以OFS的获益和毒性之间的权衡的答案应该由更长期的随访结果进一步判断。在此期间,尽管我们在临床上已经努力在减小雌激素剥夺治疗相关的症状了,可是这些患者的治疗实在是两难的选择。


那么,对于年轻的HR+,HER-2-乳腺癌患者,到底应不应该进行卵巢功能抑制?应用什么方法抑制?如果患者有生育愿望,内分泌治疗应该持续多长时间呢?欢迎大家留言讨论。


参考文献

Saha P, Regan MM, Pagani O, et al; SOFT; TEXT Investigators; International Breast Cancer Study Group J Clin Oncol. 27 Jun 2017.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