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血液 > 正文

[2017 How I Treat和淋巴瘤转化医学研讨会]大会主席张会来教授谈会议亮点

导读:夏末初秋,天朗气清。“2017天津How I Treat和淋巴瘤转化医学国际研讨会”将于明日(2017 年 8 月 19 日)在美丽的海滨城市天津隆重举行。


会前, 有幸采访到本次研讨会的大会主席张会来教授。张教授介绍了本次研讨会的亮点,并预先介绍了“我如何治疗DHL和DEL”的主要内容,以及PD-1/PD-L1在血液肿瘤方面的最新进展。详情如下:



本届研讨会如何围绕“How I Treat”和转化医学这两个主题进行设置的?作为大会主席,您认为本届研讨会有何亮点?


张会来教授:首先,很高兴能够接受 的采访。


本次会议的两大主题是“How I Treat”和“转化医学”。“How I Treat”最早源于国际权威杂志Blood的一个专栏,内容主要包括知名专家针对某一领域或某一疾病亚型进行介绍。这种形式的内容对于一线临床医生非常有帮助。比如EBV阳性淋巴细胞增殖性疾病在当前治疗难度非常大,缺少很好的治疗方法,因此北京肿瘤医院的朱军教授将分享临床工作中对这类疾病的治疗体会。另外国内知名专家如北京友谊医院的王昭教授将分享在嗜血细胞综合症治疗方面的经验。


“转化医学”这一主题也是本次会议的亮点,很多国内外知名专家或学者将会分享针对淋巴瘤的基础研究进展,比如来自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潘嫱教授将分享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基因组学相关的最新研究热点,来自美国莫菲特癌症中心的陈建东教授将会介绍P53基因突变在淋巴瘤研究中的最新进展,来自美国USCF旧金山医学院的庄渭云教授将会讲授皮肤T细胞淋巴基础和临床进展。


众所周知,CAR-T疗法在血液肿瘤方面取得了极大的进展,特别是在难治性患者身上获得了很好的疗效,为这类濒临死亡的患者带来了希望。因此,来自我们医院(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的任秀宝教授将针对CAR-T细胞疗法的研究进展及临床应用作详细报道。


此外,本次会议也邀请了知名的病理学专家对病理诊断部分分享他们宝贵的经验,如来自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医学中心的付凯教授将分享“如何做B细胞淋巴瘤的病理诊断”,来自我们医院病理科的孟斌教授分享“如何做T细胞淋巴瘤的病理诊断”。这些内容对临床基层医生具有指导性意义。


本次研讨会上,您将为大家分享双打击和双表达弥漫性大B的治疗经验。能否请您提前预告一下本次报道的重点部分?


张会来教授:本次会议上,我将分享“如何治疗双打击和双表达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去年CSCO大会上我曾介绍过双打击淋巴瘤的治疗进展,而本次会议我会通过两个病例详细介绍。第一个病例为复发难治性双表达淋巴瘤,通过采取多种治疗办法,介绍这一疾病的治疗思路。目前,双表达淋巴瘤的治疗较有争议,仍缺少标准治疗方案,我将介绍自己在这一方面的观点。另一个病例为老年双打击淋巴瘤,双打击为高度恶性肿瘤,需强化治疗,而老年患者中位年龄为60岁,不进行强化治疗,预后可能不好,而进行强化治疗,患者本身可能不耐受。因此,我将谈谈对这类患者的治疗体会和经验。


近来您对PD-1/PD-L1的研究非常深刻。请您简单介绍下这类靶向药物在血液肿瘤中的应用。


张会来教授:PD-1/PD-L1是近来我非常感兴趣的话题。众所周知,PD-1/PD-L1单抗在肺癌和霍奇金淋巴瘤等领域表现出非常好的疗效。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后复发难治的霍奇金患者治疗难度大,但PD-1/PD-L1单抗能使60%~70%这类患者获得的长期缓解。对于其他淋巴瘤,如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仍需开展更多的研究,尤其是EBV阳性的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PD-1/PD-L1单抗可能也会取得一些进展。


另外,本次大会也会涉及到PD-1/PD-L1在T细胞淋巴瘤方面的研究进展。去年,我们联合瑞典的合作伙伴共同在BLOOD杂志上发表了关于PD-L1在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转化医学方面研究进展的文章,今年也申报了国家自然基金,并已中标,希望我们的团队在PD-1/PD-L1淋巴瘤方面的研究能取得进一步的突破。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