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呼吸 > 正文

李为民教授:呼吸道微生物组学研究进展丨CTS2017

由中华医学会、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主办的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年会-2017(第十八次全国呼吸病学学术会议)(CTS)于2017年9月21-24日在福建省福州市海峡国际会展中心召开。会议期间,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院长李为民教授就《呼吸道微生物组学研究进展》进行了精彩讲座。



2001年Joshua Lederberg教授提出了微生物组学的概念,指人体中共生、寄生或者致病性的微生物群落总体。是与蛋白质组学、代谢组学、基因组学一样的组学概念。微生物组学研究发展历史经历了从显微镜时代到测序时代的发展。2016年,美国启动“国家微生物组计划”(NMI),我国上海交通大学赵立平教授等提出“中华民族人体微生物组计划”。

新生儿呼吸道存在微生物吗?

一项研究对9名母亲(4名阴道分娩,5名剖腹产),生产前在皮肤、口腔、鼻咽部取样,10名新生儿出生后5分钟,24 h分别进行取样,结果显示,剖腹产婴儿微生态与母亲阴道一致,顺产婴儿微生态与母亲皮肤一致。

健康成人下呼吸道存在微生物吗?

研究证实,健康成人下呼吸道存在微生物,且微生物种类多种多样,如细菌“门”类有:拟杆菌门、厚壁菌门、防线菌门及梭杆菌门。细菌属类有:普氏菌属、韦永氏球菌氏、链球菌属及假单胞菌属。

健康人上下呼吸道微生物组学有差异吗?

健康人下呼吸道细菌种类和上呼吸道最为相似,但是相对丰度略有差别。以“门”为分类起点,健康人的下呼吸道细菌门类主要包括:拟杆菌门、厚壁菌门及变形菌门。最主要的细菌属类包括普氏菌属、韦永氏球菌属、链球菌属及假单胞菌属。

下呼吸道不同部位微生态有差异吗?

一项研究对15名健康人肺部5个不同部位采用保护毛刷与支气管肺泡灌洗取样,结果显示,不同部位肺生物组学无差异。结果显示不同部位肺微生物组学无差异。

吸烟与不吸烟健康人呼吸道微生物组学有差异吗?

研究结果显示,健康吸烟与非吸烟人的口腔生态不同而肺中微生态无差异,提示肺内微生物不完全来自口腔。

华西健康人下呼吸道微生物组学研究,采用宏基因组学方法研究30例健康人肺部肺泡灌洗液中的菌群,结果显示,吸烟组与非吸烟组检出细菌数量无显著性差异。吸烟组中检出103种细菌,非吸烟组中检出114种,其中吸烟组特异细菌21种,非吸烟组32种。两组无任何检出频率或相对丰度存在显著性差异的细菌。

下呼吸道微生物与免疫相互作用

免疫细胞直接识别气道共生的细菌;肠道细菌产物及代谢物对免疫细胞产生识别作用;DC细胞和T细胞对肺免疫的影响。

稳定期慢阻肺呼吸道呼吸道微生态?

研究显示,稳定器慢阻肺患者呼吸道微生态包括链球菌属、放线菌属、奈瑟氏菌、嗜血杆菌、罗氏菌属、梭菌属、孪生球菌、毗邻颗粒链菌、卟啉单胞菌属、普氏菌属、韦永氏球菌属、肠杆菌属。

哮喘患者下呼吸道微生态

哮喘患者微生物种类及浓度均较正常人高,下呼吸道的微生态与气道的高反应性呈正相关。

囊性纤维化与微生态

研究显示,囊性肺纤维化患者急性加重前后痰液内菌群量无明显变化,囊性肺纤维化急性加重期较稳定期痰液内菌群多样性无明显差异。

肺癌患者肺组织微生态

研究显示,非肺癌组织与肺癌组织微生态有显著差异。鳞癌与腺癌有明显的差异。

肺癌患者与健康人下呼吸道菌群对比研究显示,肺癌组和健康组检出细菌数量存在显著差异。

抗生素治疗前后菌群变化

静脉抗生素治疗前后,血液菌群变化不明显,而大气道菌群变化明显。

下呼吸道微生物组学研究展望

▲  难治性呼吸系统疾病是否存在呼吸道微生态失衡?
▲  相关微生物是否是肺癌的病因?
▲  微生态在呼吸系统疾病发生中的作用及新的治疗方向?
▲  呼吸道微生态是否参与呼吸系统慢性疾病的急性加重?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