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风湿免疫 > 正文

痛风患者血清铁蛋白和超敏 C 反应蛋白水平分析

来源:魏景彦,张华琦,王燕,李长贵,马爱国。卫生研究,2017,46(2):232-236。



痛风为嘌呤代谢紊乱和(或)尿酸(uricacid,UA)排泄障碍所致血尿酸增高的一组异质性疾病;其临床特点是高尿酸血症、痛风性急性关节炎反复发作、痛风石沉积、特征性慢性关节炎和关节畸形,常累及肾脏引起间质性肾炎和肾尿酸结石形成。高尿酸血症是痛风的重要生物化学基础,一般男性UA﹥420μmol/L(7mg/dL),女性UA﹥350μmol/L(6mg/dL)可确定为高尿酸血症。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改善,痛风患病率呈现显著升高趋势,尤其是东南沿海等发达地区,1998年山东沿海地区痛风患病率为0.04%,上海黄浦区痛风患病率为0.34%,2005年山东沿海地区高尿酸血症患病率为13.19%、痛风为1.14%。铁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之一,其在体内含量的高低对维持细胞正常生长和能量代谢起重要作用。血清铁蛋白(serumferritin,SF)是体内铁的一种储存形式,是体内含铁量最多的蛋白,能反映机体铁储存情况,是判断体内铁是否缺乏或超负荷的重要指标。铁代谢紊乱会严重影响整个细胞的铁代谢以及能量代谢,从而影响线粒体功能,导致各种疾病的发生。近年来许多研究指出,血清铁蛋白水平的升高与2型糖尿病、肥胖及代谢综合征(MS)的发生密切相关。血清超敏C反应蛋白(hs-CRP)是由损伤组织释放的细胞因子诱导产生的一系列炎症反应的急性时相蛋白之一,是反映机体慢性炎症过程的灵敏指标。研究表明,代谢综合征患者hs-CRP水平明显升高,提示高水平的hs-CRP可作为MS的重要预测因子。痛风与多种因素相关,其中代谢性因素与痛风的发生有着更为密切的关系。有学者认为代谢综合征包括高尿酸血症,WHO已将高尿酸列为代谢综合征的诊断标准之一。本研究通过调查男性健康者、高尿酸血症及痛风男性SF和hs-CRP水平,探讨其在痛风发生、发展中可能的作用,为痛风诊治提供参考。


1.对象与方法


1.1研究对象


选取2015年9月—2016年6月被诊断为痛风、病历资料齐全的男性患者600例作为病例组,年龄52(46~60)岁;高尿酸血症者600例作为高尿酸血症组,年龄52(46~59)岁;选取和病例组同期在同一医院体检中心体检的男性健康者600例作为对照组,年龄52(46~60)岁。


1.2方法


1.2.1体格检查用


身高体重测量仪测量身高、体重,计算体质指数(BMI),研究对象休息5~10min后用电子血压计测量血压。


1.2.2实验室检测


研究对象禁食12h后采集静脉血10mL,1h内分离血清,测定尿酸;取上清液,放置于-80℃冰箱内保存待检,采用免疫比浊法测定超敏C反应蛋白,血清铁蛋白由北京北方生物技术研究所采用放射免疫法测定,且质控合格。


1.3分组


血清铁蛋白水平按四分位法进行分组,分别为:Q1:SF<69.01μg/L,Q2:69.01μg/L≤SF<106.32μg/L,Q3:106.32μg/L≤SF<155.781μg/L,Q4:SF≥155.78μg/L;超敏C反应蛋白按四分位法进行分组,分别为:Q1:hs-CRP<0.01mg/dL,Q2:0.01mg/dL≤hs-CRP<0.2mg/dL,Q3:0.2mg/dL≤hs-CRP<0.9mg/dL,Q4:hs-CRP≥0.9mg/dL。


1.4统计学分析


数据采用Excel录入,应用SPSS17.0统计软件分析,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由于研究对象基线资料均呈偏态分布,统计描述中用指标的中位数和第25、75百分位数(P25,P75)来描述数据的集中趋势和离散趋势。三组均值的比较采用Kruskal-WallisH符号秩和检验;采用k样本Kruskal-Wallis单因素ANOVA自动进行三组均数两两比较。SF与hs-CRP的相关性采用偏相关分析。采用多元Logistic回归分析筛选痛风危险因素。


2.结果


2.1研究对象的基本特征分析,三组研究对象BMI、TG、TC、FPG及UA之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三组研究对象年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与对照组比较,高尿酸血症组和痛风组的BMI、TG、TC、FPG及UA均显著升高(P<0.05);痛风组UA明显低于高尿酸血症组(P<0.05)。


2.2SFhs-CP水平比较可见,与对照组比较,高尿酸血症组SF水平显著升高(P0.05)hs-CP水平差异无统计学意义;痛风组SFhs-CP水平分别为135.27μg/L0.30mg/dL,明显高于对照组(76.02μg/L0.09mg/dL)与高尿酸血症组(114.45μg/L0.13mg/dL)(P均<0.05)


2.3SF和hs-CRP的相关性分析采用偏相关分析,校正BMI、TG、TC、FPG和UA五项混杂因素,高尿酸血症组SF与hs-CRP水平呈正相关(r=0.301,P=0.027),痛风组SF与hs-CRP水平呈正相关(r=0.150,P=0.001);而对照组SF与hs-CRP水平无显著关联。


2.4痛风和高尿酸血症危险因素分析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SF与hs-CRP对高尿酸血症和痛风的危险,结果显示,在未校正其他混杂因素的情况下,SF≥69.01μg/L,OR=2.614(95%CI1.898~3.599)是高尿酸血症发生的危险因素,而hs-CRP不是高尿酸血症发生的危险因素。校正了BMI、TG、TC、FPG和UA5项混杂因素,结果显示,SF不是高尿酸血症发生的危险因素;而SF≥155.78μg/L,OR=2.678(95%CI1.484~4.833);hs-CRP≥0.9mg/dL,OR=3.104(95%CI1.727~5.580)是痛风发生的危险因素。


3.讨论


一项横断面研究发现,在校正了性别、年龄、种族、饮酒等混杂因素后血清铁蛋白与尿酸呈正相关。另一项基于10074名成人的前瞻性研究发现,校正了年龄、性别、吸烟、饮酒等混杂因素后,较高水平的血清铁蛋白浓度增加了高尿酸血症的发病风险。已有研究发现,痛风患者血清中hs-CRP水平显著高于健康体检者,这可能与痛风常伴发内皮细胞功能紊乱、氧化应激增强、血液流变学异常等病理生理改变有关。本研究通过分析痛风患者、高尿酸血症患者与健康体检者的SF及hs-CRP水平发现,痛风患者SF和hs-CRP水平明显高于健康体检者和高尿酸血症患者,且痛风和高尿酸血症患者SF与hs-CRP存在明显正相关。预示着SF和hs-CRP可能在痛风发生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Hs-CRP是一种敏感性强的低水平炎症测量标志物,稳定性较好,可刺激淋巴细胞分泌炎症因子,正常人体内其含量很低,一旦机体处于炎症反应时,含量急剧上升,是临床常用的用于观察炎症和组织损伤的非特异性标志物。痛风属于自身炎症性反应,因此hs-CRP在痛风临床诊断中具有一定的价值。SF与高尿酸血症及痛风相关性的确切机制尚不清楚,可能的机制是:(1)铁是体内主要的脂质过氧化反应的催化剂,可启动或催化氧化反应,形成氧自由基,产生的氧自由基能够损伤DNA,破坏膜的结构与功能,使细胞膜ATP酶的活性降低,造成多种细胞成分的损伤;启动脂质过氧化,最终引起内皮细胞损伤。(2)铁负荷的增加会减弱肝脏对胰岛素的摄取和代谢,造成循环中的高胰岛素血症,代谢综合征患者体内的高胰岛素会阻碍肾近曲小管尿酸分泌,使尿酸排泄减少。(3)既往研究表明炎症与铁蛋白显著相关,而近年的研究认为痛风患者处于一种急性或慢性的炎症状态。因此推测SF通过炎症因子影响代谢紊乱,导致痛风。


痛风目前尚无根治的方法,从血尿酸水平增高到痛风症状出现可长达数年甚至数十年,因此,早预防、早治疗是治疗痛风的关键。研究发现,高水平的SF及hs-CRP是男性痛风发生的危险因素,且在痛风患者中SF与hs-CRP存在着明显正相关。根据这一流行特征可加强对易患人群的SF及hs-CRP检测,以便及时诊断并采取相应的干预措施,从而降低痛风的发生率。在本研究中,大部分痛风患者处于稳定期,痛风患者血清尿酸水平低于高尿酸血症患者,这可能与痛风患者已接受降尿酸药物治疗有关。痛风患者服用的都是抑制尿酸生成及促进尿酸排泄的药物,通过查阅文献,目前尚没有研究表明降尿酸药物可对人体SF及hs-CRP水平造成影响。本研究只是小范围的调查分析,SF、hs-CRP与痛风相关性的确切机制尚需深入研究。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