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呼吸 > 正文

【盘点】近期关于肺癌研究进展精华一览

1. Eur radiol:烟民们注意了!早戒晚托生!肺癌筛查中利用定量CT评估戒烟对吸烟人群的影响

本研究旨通过纵向随访4年利用定量CT评价肺癌筛查人群中戒烟对吸烟人群的影响,并将结果发表在Eur radiol上。

经过4年的随访,共有314例曾长期吸烟的受试者(ES)、404例持续吸烟者(CS)和39例在基线CT检查后2年内戒烟的受试者(RQ)。对其在基线时、第3年和第4年进行CT检查并通过密度测定软件来评价平均肺密度(MLD)和肺密度直方图的第15百分位(15TH)。

在基线时,与ES(-831±31、-947±22 HU, p<0.01-0.001)相比,主动吸烟者MLD和15TH(分别为-822±35、 -936±25 HU)较高。3年后,CS的MLD和15TH(分别为-801±29、-896±23 HU)仍旧要高于ES(分别为-808±27 、-906±20 HU, p<0.01-0.001)和RQ(分别为-813±20、-909±15 HU, p<0.05-0.001)。在第4年,定量CT参数并没有出现显着性变化。重要的是,在多变量分析中,吸烟的状态能够独立预测基线和第3年(p<0.001)MLD。

本研究表明,在定量CT检查中,主动吸烟者的肺密度要高于有曾有吸烟史的患者,随着吸烟的停止,肺密度逐渐减低,这反应了因吸烟诱导的炎症减轻。因此,在临床工作中,在对肺密度的分析是,要将患者的吸烟状态纳入考虑之中。(文章详见-- Eur radiol:烟民们注意了!早戒晚托生!肺癌筛查中利用定量CT评估戒烟对吸烟人群的影响)

2. CLIN CANCER RES:FGFR1过表达肺癌原发耐药机制

鳞状细胞癌中常见8p12-p11过表达。受体络氨酸激酶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1(FGFR1)是这类过表达最突出的靶点。因此,临床上使用抑制FGFR的小分子治疗FGFR1过表达鳞状细胞肺癌。但是只有约11%这类FGFR过表达肿瘤对单药FGFR抑制有反应。许多肿瘤表现出肿瘤缩小不足,同时存在耐药肿瘤细胞。CLIN CANCER RES近期发表了一篇文章,研究FGFR抑制耐药可能的机制。

作者使用肺癌细胞系DMS114和H1581进行研究。两种细胞系均对三种不同的FGFR抑制剂高度敏感,但是在治疗过程中出现持续的残余肿瘤细胞活性,这种现象表明存在药物耐药的肿瘤细胞亚群。作者通过使用高剂量FGFR抑制剂处理肿瘤细胞分离出这类亚群。研究结果表明,FGFR抑制剂耐药细胞是交叉耐药的,其特征为持续的MAPK通路活化。在耐药的H1581细胞中,作者发现了NRAS过表达和DUSP6缺失,这些导致MAPK通路活化。作者进一步研究发现人原发FGFR1过表达鳞状细胞肺癌标本亚克隆NRAS过表达。与之相反,耐药的DMS114细胞表现出MET转录上调,促进MAPK通路再活化。作者认为合理的药物联合治疗可以使FGFR抑制剂耐药的细胞再度敏感。

文章表明,FGFR1过表达肺癌原发耐药机制有多种,可以通过合理的联合用药提高FGFR抑制剂治疗效果。(文章详见-- CLIN CANCER RES:FGFR1过表达肺癌原发耐药机制)

3. CLIN CANCER RES:HGF/c-MET通路调节非小细胞肺癌VEGFR抑制剂耐药

VEGFR抑制剂耐药是非小细胞肺癌治疗过程中的主要障碍之一。CLIN CANCER RES近期发表了一篇文章,研究调节非小细胞肺癌VEGFR络氨酸激酶抑制剂(VEGFR TKIs)耐药的分子机制。

作者使用人非小细胞肺癌建立鼠模型,通过VEGFR TKIs cediranib和vandetanib进行靶向抑制研究。作者比较了TKI敏感及耐药的肿瘤细胞转录情况。检测肿瘤微血管密度鉴别治疗对肿瘤血管床的影响。将患者循环细胞因子和血管生成因子水平与临床结果相联系。

芯片分析表明肝细胞生长因子(HGF)是TKI耐药的可能调节因子。HGF受体c-MET在肿瘤细胞及肿瘤相关基质中激活。在初始反应阶段短暂增加的缺氧调节分子后续出现适应性改变导致血扭曲程度更大。肿瘤细胞中过表达HGF降低其对VEGFR TKIs敏感性并为肿瘤提供扭曲血管。VEGFR/c-MET信号同时抑制可以延缓耐药型的出现并抑制血管形态学改变。在接受VEGFR TKIs治疗的患者中,治疗前高HGF水平与不良预后有关。

研究结果表明,人肺腺癌鼠模型起初对VEGFR TKIs敏感,继而发展为耐药。(文章详见-- CLIN CANCER RES:HGF/c-MET通路调节非小细胞肺癌VEGFR抑制剂耐药)

4. CLIN CANCER RES:Lumretuzumab联合西妥昔单抗或厄洛替尼治疗实体肿瘤

Lumretuzumab是抗HER3单克隆抗体。CLIN CANCER RES近期发表了一篇文章,研究Lumretuzumab联合EGFR抑制剂厄洛替尼或西妥昔单抗治疗晚期HER-3阳性肿瘤的安全性、临床活性以及相关分子标志。

研究包括两部分,Lumretuzumab联合西妥昔单抗或厄洛替尼的剂量递增阶段及剂量拓展阶段。在两部分中,患者接受400-2000mgLumretuzumab联合标准剂量西妥昔单抗或厄洛替尼。在接受Lumretuzumab联合厄洛替尼治疗的非小细胞肺癌拓展队列分析了HRG mRNA,HER3 mRNA以及蛋白表达情况。研究共纳入120例患者。西妥昔部分出现1例剂量限制毒性,厄洛替尼部分出现2例剂量限制毒性。最常见的不良反应为胃肠道和皮肤毒性。西妥昔单抗部分客观反应率为6.1%。厄洛替尼部分客观反应率为4.2%。在厄洛替尼非小细胞肺癌拓展队列中,更高的HRG和HER3 mRNA水平与更高的疾病控制率有关,但与客观反应率无关。

文章最后认为,Lumretuzumab联合西妥昔单抗或厄洛替尼的毒性可控,但是针对各种类型肿瘤的临床活性较弱。(文章详见-- CLIN CANCER RES:Lumretuzumab联合西妥昔单抗或厄洛替尼治疗实体肿瘤)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