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消化 > 正文

名家访谈 “艾”聚中原---外科专家热议阿帕替尼在消化道肿瘤靶向治疗的地位

9月22日至24日,2017年“中华医学会第十八届全国外科学学术会议”(CSC)于河南郑州隆重召开。CSC恒瑞卫星会在会议期间成功举办,会后肿瘤资讯邀请秦新裕教授、蔡秀军教授、李琛教授和孙惠川教授针对抗血管生成药物在胃癌新辅助治疗研究进展,胃癌晚期治疗现状,晚期肝癌靶向治疗和肝癌术后高危复发临床研究,以及阿帕替尼(艾坦)在以上领域进行的临床研究等方面进行了采访。

秦新裕教授:中国胃癌诊疗任重而道远

秦新裕教授,中华外科学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外科学会胃肠外科学组组长

中国是胃癌高发的国家,胃癌的治疗效果与人民生活健康息息相关。近年来我国综合治疗配套措施及外科技术水平的提升、晚期病例的成功降期治疗以及阿帕替尼等新药的应用,使国内胃癌患者五年生存率逐渐得到改善,但与日本和韩国相比仍存在差距。在日韩,早期胃癌比例非常高,接近50%,但在中国即便是上海、北京这类大城市,经过多年努力,也只能将早期胃癌诊断率提升到20%左右。早期胃癌的五年生存率超过90%,早期胃癌比例低进展期胃癌比例高是导致中国胃癌治疗效果与日韩存在差距的主要原因。近些年来我国在综合治疗方面,比如围手术期的处理等等各个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特别是对一些相对比较晚期的病人,如何通过综合治疗的措施来降期,使它取得更好的效果。我们也跟恒瑞合作对阿帕替尼进行了相关的研究,应该说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但是,中国胃癌诊疗水平的提升任重而道远,未来应将更多的资源投放在提高胃癌的早期诊断率上。

蔡秀军教授:合作共赢,促进肝癌靶向治疗发展

蔡秀军教授,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院长,浙江省政协副主席,中华外科学会副主任委员

在中国小肝癌伴肝硬化失代偿的病人比例高;发现病变已属晚期;复发性肝癌等是肝癌治疗的瓶颈。如何选择特异性高、疗效好、毒性低的靶向药物是这部分病人的希望,也是未来需要重点关注的方向。阿帕替尼是国内自主研发抗血管小分子靶向药物,在肝癌治疗中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研究经验,也给肝癌患者带来希望。希望国内制药企业未来能够继续研发出疗效更好、毒性更低的靶向药物。靶向治疗是肝癌治疗未来的发展方向,需要药企、临床医师及病人共同努力。

李琛教授:胃癌靶向治疗进展缓慢、抗血管研究独树一帜

李琛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普外科行政副主任,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分会上消化道外科医师委员会委员兼常务副秘书长

近些年来,胃癌的靶向治疗研究进展相对比较缓慢。针对人表皮生长因子HER2的曲妥珠单抗是治疗胃癌的第一个靶向药物。另外两个靶向药物均是抗血管生成的,一个是雷莫单抗,REGARD和RAINBOW两项重要研究显示二线雷莫单抗治疗晚期胃癌疗效显着。另外一个就是我国自主研发的阿帕替尼,作为晚期胃癌的三线用药可使总OS延长1个月。但针对胃癌其它靶点的靶向药物研究或以失败告终或仍在进行中。因此,目前疗效肯定的胃癌靶向药物中两个都是针对抗血管生成的,抗血管生成治疗在胃癌治疗中具有巨大的前景价值。

我们使用阿帕替尼在胃癌的新辅助治疗中做了一些探索性研究。国际上胃癌新辅助治疗的理念已存在多年,疗效肯定,国内也在日益开展,包括新辅助化疗和靶向治疗。新辅助化疗方面,如我们医院按照MAGIC研究设计了一个三药新辅助方案(替吉奥+奥沙利铂+表阿霉素)的II期临床试验,目标人群是T3-4淋巴结阳性的病例,目前已入组300多例,疗效令人满意。还有季加孚教授牵头的国内大型临床研究RESULT试验。我们期待最终结果为国内开展胃癌新辅助化疗提供更多的数据支持。关于胃癌新辅助靶向治疗的循证证据较少,如新辅助曲妥珠单抗联合化疗只有个案报道,雷莫单抗国内未上市无法进行研究。所幸的是,与恒瑞公司得合作,我们可使用抗血管生成药物阿帕替尼联合SOX方案开展胃癌的II期的新辅助临床研究,主要观察指标是安全性,次要指标是手术切除率。目前该研究的入组率已达70%,中期数据显示该方案的毒副反应可控,3-4度严重不良反应发生率低;新辅助治疗后的手术安全性高,半数病人接受了手术治疗且均未出现重大手术并发症;两例达PCR,疗效令人满意。阿帕替尼主要不良反应是高血压和黏膜病变。

孙惠川教授:肝癌靶向治疗进展 再出发

孙惠川教授,中山医院肝脏外科副主任,中国抗癌协会肝癌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会主任委员

自靶向药物索拉菲尼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肝癌靶向治疗无太大进展。所幸的是,最近一两年内逐渐出现了曙光。第一是瑞格非尼作为多吉美耐药后的二线方案,能进一步改善生存;第二,与索拉菲尼的头对头比较临床试验表明一线乐伐替尼疗效好并达到预期终点,正获美国FDA和中国CFDA批准;第三,二期临床试验已明确PD-1抗体于肝癌中的疗效,三期试验仍在进行中(编者注:上周FDA已经批准PD-1类的药物用于索拉菲尼治疗失败的肝癌。);第四就是我国自主研发的阿帕替尼,二期试验结果令人满意,三期试验仍在进行中,我们期待结果。

阿帕替尼治疗肝癌研究的纳入标准是具有复发高危因素的病人,如门静脉癌栓病人。这部分患者术后的平均生存时间是一年到一年半左右。我们希望通过阿帕替尼这样的药物进一步延长生存期。手术后,促血管生成因子不但促进肝脏断面愈合而且会帮助肿瘤存活、生长,因此术后尽早使用抗血管生成药物,如阿帕替尼,可能可以抑制肿瘤生长,延长生存期。基于这个假想,该研究中高危病人术后使用阿帕替尼12个月,主要研究终点是安全性,次要终点是疗效。我们希望试验病人获得生长期延长,但应重视阿帕替尼的不良反应,如高血压、蛋白尿等。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