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医学进展 > 肿瘤 > 正文

荚卫东教授:肝癌多学科治疗百家争鸣,仑伐替尼未来研究立足中国

ccvideo

夏华秋实之交,桂花飘香之际,我们迎来了第二十届全国临床肿瘤学大会暨 2017 年 CSCO 学术年会,共襄此一年一度的肿瘤学盛举。大会第二日,我们有幸对安徽省立医院普外科副主任、肝脏外科主任医师荚卫东教授进行了采访,荚教授就我国肝癌的诊治现状、发展方向,以及最新公布中国亚组数据的 REFLECT 研究做了深入阐释。下面让我们趁着大会余热,将精彩问答一网打尽。

Q:此次 CSCO 大会上我们看到众多肝癌领域的热点与亮点。众所周知,肝细胞癌是全球癌症死亡的第二大病因,我国每年的肝癌新发患者数更是占到全球一半,能否请您谈一谈我国肝癌的疾病现状?

A:中国是肝癌重灾区,每年新发人数和死亡人数都占到全球 50~55%。我国肝癌的特点可总结为以下几点:

一、  中晚期肝癌比例高

我国肝癌往往起病隐匿,早期缺乏临床表现,诊断时已进展至中晚期。中国抗癌协会 2008-2009 年的一项调研,以及去年秦叔逵教授领衔的临床调查都显示,我们在临床中面对的肝癌患者大多是中晚期肝癌。

二、  手术率低

我国行肝切除的患者总体仅占 20~30%,相比之下,日本早期肝癌发现率提高,早期行根治性切除的比例已达约 40%。

三、 HBV 感染率高

从大型调研数据来看,80% 以上的患者有 HBV 感染,乙肝相关性肝癌仍是我国目前最重要的肝癌病因。

四、  多学科治疗发展快

从介入治疗对中期肝癌的疗效得到认可,到靶向药物在晚期肝癌中标准治疗的确立,肝癌多学科治疗的发展日新月异。我国的医院和研究中心也都在不断进行相关探索,不断深入临床研究,呈现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盛况。对此我提出以下原则:将适宜的治疗手段,在适当的时间,适度地给予适合的患者,不断向精准治疗努力。

五、  新型药物研发多

随着探索深入,越来越多新的药物进入临床视野。比如仑伐替尼,在 REFLECT 研究中对比标准治疗,一线应用于不可切除的肝细胞癌,达到了总生存的非劣效标准,获益更优,安全性相当。更多新药的研发也是方兴未艾,靶向联合免疫治疗将是未来我国肝癌治疗的发展方向。

Q:如您所言,目前我国肝癌的治疗现状仍很严峻,但许多研究进展给予了我们信心,包括您刚才提到的仑伐替尼 REFLECT 研究,在本届大会上发布了中国患者亚组分析结果。请问您认为该亚组数据对我国临床实践有何指导意义?未来还需要开展哪些研究进一步拓展仑伐替尼在肝癌领域的应用?

A:从本届会议上发布的亚组数据来看,对于我国不可切除的肝癌患者,尤其是乙肝相关性晚期肝癌患者,仑伐替尼具有疗效优势。当然,我们还需要从以下方向进行更多的临床研究加以证实:

一、  迈入临床实际,开展真实世界研究

真实世界研究的数据能够帮助我们进一步了解仑伐替尼对中国肝癌患者的疗效与安全性,每一位将来使用仑伐替尼的不可切除的肝癌患者都可纳入研究,通过有效的干预,采集科学、完整的真实世界数据。

二、  适应中国特色,开展多学科治疗研究

REFLECT 研究中,对不可切除的肝癌,采用了 BCLC 分期中的 B 期和 C 期。而事实上,今年 6 月国家卫计委颁布了最新的原发性肝癌诊疗规范,提出了中国特色的肝癌临床分期,将中国的肝癌分为七期,对于每期患者都推荐有相应不同的治疗方案。BCLC 分期中 B 期和 C 期不可切除的肝癌,在我国的分期中认为是可切除的。

这些中晚期肝癌患者占我国肝癌患者的大多数,他们既符合仑伐替尼的适应症,也适用于肝切除。换言之,不论肝切除,还是介入或靶向治疗,都属于这部分患者的联合治疗手段,没有主次之分,只有先后之分。因此,可进一步开展一系列多学科随机对照研究,比如肝切除术后应用仑伐替尼,肝动脉化疗栓塞(TACE)联合仑伐替尼,以及肝切除联合 TACE 联合仑伐替尼等,帮助我们探索局部肝切除结合全身治疗的适宜方案。

荚教授在采访末尾掷地有声地表示,对于中国肝癌患者,包括乙肝相关性肝癌患者,未来的研究方向是明确的,前景是美好的,大量的临床工作在等待着我们去实践、去探索。若 REFLECT 研究的结果能够在今后的研究中得到印证,则为临床医生又添武器,为中国肝癌患者带来希望。

阅读次数:  

发表评论